我他妈讨厌你

【忘羡】朋友,相亲了解一下?

月攘一鹤:

有病。


标准流水账。


最近上线时间不多,评论回复不及时,但每一条我都认真看了,会回复完的!




正文:


1


说出来可能有点怂,魏无羡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过年。


他拖着行李箱站在机场的大厅里,被提着大包小包的人挤来挤去,就是不往前走。


正当雕像当得欢快,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江澄在那头喊:“魏无羡你死哪去了,我车在外面等着呢,赶紧死出来,这不准停车,警察马上就过来了!”


 


魏无羡在G市工作,江澄在L市,每到春节两人就会回Y市老家过年。


除夕按照惯例虞紫鸢会做一大桌的菜,大年初二一家人出门拜访亲朋好友。魏无羡最烦的就是每进一家劈头盖脸的春节三连:


有女朋友了吗?


结婚了吗?


生孩子了吗?


一听魏无羡还单着,同情之色溢于言表:“哎哟你可不小了,要求别那么高,差不多能凑合就得了!”


江澄在一旁脸色铁青,魏无羡笑容满面:“您孩子这次考试怎么样?您儿子买房了吗?阿姨多吃菜。”


对于找对象这件事魏无羡从来不急,江枫眠也不急,但是虞紫鸢急。魏无羡自打过了25岁,每年回家都会被虞紫鸢提着耳朵去相亲。


 


今年果然也不例外。


团年饭还没开始吃,虞紫鸢从厨房里出来,拿毛巾擦了擦手:“魏婴,把初三这天空出来。”


魏无羡正窝在沙发上和江澄打游戏,心思一分,瞬间被对面砍掉了半管血。


虞紫鸢从手机上翻出张聊天记录截图递到魏无羡鼻子底下:“你王婶托人给你介绍的人,在大公司上班,比你大一岁,长得也讨喜,等会我把见面时间地点发给你。”


魏无羡一看,聊天记录上面王婶把姑娘好一顿夸,说什么眉清目秀,工作体面云云,一定要见一下面。


魏无羡不服,垂死挣扎道:“初三那天我约了……”


虞紫鸢瞪他一眼:“我刚才说什么?”


魏无羡脖子一缩:“我那天啥事没有。”


江澄拿了五杀,退出游戏界面哈哈大笑:“魏无羡,你也有今天,啧啧,真惨,看不下去了都。”


虞紫鸢拿起一团围腰扔在江澄身上:“笑什么笑,初四就是你。碗清了没有?桌子擦了没有?都去做事!”


 


2


按道理说魏无羡长得好看,有车有房,一张嘴比蜜糖还甜,怎么也不愁找不到女朋友。但他单身了28年,硬是没找到顺眼的姑娘。还因为太爱乱撩,还被人冠了个“不正经”的名头。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亲相过好几次,介绍的姑娘们是不错,个个在他面前都含羞带怯,但魏无羡就是没遇到心动的,几次接触下来后也就不了了之。


见他相亲一次都没成,虞紫鸢把魏无羡骂得狗血淋头:老娘这么辛辛苦苦替你选的姑娘你没看两眼就把人家拒绝了,我不要面子的啊?


后来魏无羡学乖了,一说相亲就带上朋友家不满两岁的小侄子,满脸诚恳地告诉女方自己其实是个单亲爸爸。


这招屡试不爽,后来有媒人打电话给虞紫鸢,问为什么有介绍的女孩子回去之后说魏无羡是个骗子,和资料上写的根本不一样。


虞紫鸢想了想自己给魏无羡资料上写的“性格正直诚实”,问:“魏婴他骗姑娘去开房了?”


 


这次相亲前虞紫鸢再三警告,说魏无羡要是敢整什么幺蛾子,她得扒了魏无羡一层皮。


魏无羡满口答应,一转身就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响两声后通了:“喂?”


魏无羡嘻嘻笑道:“是我,初三那天你们在家不?我想借借温苑。”


温情不屑:“知道是你。干嘛,虞阿姨又给你安排相亲了?”


魏无羡叹气:“不然还能是什么。”


温情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合适的也考虑考虑。”


魏无羡道:“有合适的我当然会考虑考虑。”


温情道:“行吧,你可看好阿苑了,出了什么事我得找你拼命。”


魏无羡笑:“没问题,温宁初四有空没?江澄要去相亲,找他和我一起去看热闹。”


温情道:“有,我也去。”


魏无羡:“好,记得戴墨镜,别让江澄发现。”


 


3


相亲当天魏无羡最终没能穿上那件他准备好的松松垮垮的T恤,被虞紫鸢按着脑袋套进了一件无比规矩的衬衫。


他的车在G市没开回来,干脆搭地铁去接了温苑,然后直奔相亲的咖啡馆。


进店后一摸口袋才发现,完了,手机被偷了。


魏无羡咬牙切齿直呼倒霉,又看了眼店里的挂钟,见时间还早,只好随意点了杯咖啡,托店员帮忙留意一下单身进店的女孩子。


然而直到过了约定时间半个钟头,进店的也只有带着男朋友的女孩子,和带着闺蜜的女孩子。他的相亲对象不出意外放他鸽子了。


靠。魏无羡在心里骂了一声,捏了捏温苑的小脸蛋:“你看,哪有人第一次约会就迟到这么久的。”


温苑玩着调咖啡的小勺子,咿咿呀呀地自言自语,丝毫不关心水深火热中的魏无羡。


一不小心勺子蹭到了衣服上,留下了几点深色的咖啡渍。


魏无羡忙用纸巾去擦:“哎!小心点小心点,弄脏了衣服你姑姑可要找我算账的。”


温苑脸上挂着两条鼻涕,举着那个小勺子,笑得灿烂:“好玩。”


魏无羡又赶忙去给他擦鼻涕,正擦着,对面一阵椅子拖动的声音。


他抬起头,桌子对面坐了一个男人。


魏无羡瞟了下店里,空座位还很多,怎么看也没必要一定要来自己这边挤,刚想开口,对方说话了,简洁至极:“相亲?”


魏无羡手一抖,鼻涕擦到了温苑脸上。


他张着嘴,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八个大字:


长相讨喜,眉清目秀!


不对。


这太不对了。


先不说自己不是基佬。


虞紫鸢到底是有多急啊!


魏无羡一口口水咽了半天才咽下去:“你就是王婶介绍的那个……那个……”


男人点了点头:“我叫蓝忘机。”


魏无羡傻愣愣地盯着他,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道:“啊,那个,我魏无羡。”


男人又点了点头:“抱歉,路上堵车,来迟了。”


魏无羡下意识地摆了摆手道:“没事,你是不是打电话了?我手机被偷了接不到,抱歉啊。”


对方沉声道:“没关系。”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一双眼睛瞳色极浅,属于在人群中绝对不会被忽略的出色长相,魏无羡手托着腮,搅着咖啡问:“你是gay?”


蓝忘机正在看他,闻言怔了下,道:“我不太在意性别。”


魏无羡点头:“也是,这东西说不准。”


蓝忘机看到一旁在椅子上爬上爬下的温苑,道:“这是?”


魏无羡咧嘴一笑:“我儿子。”


蓝忘机眉尖一抽:“你结过婚?”


魏无羡大咧咧往后一靠:“是啊,孩子归我。”


蓝忘机“嗯”了声,站起身就走。半分钟后又回来了,端了份稀奶油的水果蛋糕给温苑。


温苑勺子也不玩了,抓着盘子,高兴地蹭了蓝忘机一手的口水。


魏无羡提着他的领子将他拎过来坐好:“阿苑,好好吃。”


见蓝忘机淡然擦掉手上的口水,眉头都没皱一下,魏无羡又说:“你说实话,刚是不是被吓走了?”


蓝忘机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魏无羡耸耸肩,“我之前相过的姑娘都没有能接受这个的。”


蓝忘机平静道:“这没什么,我不在意。”


这时有服务生过来问蓝忘机想点什么,蓝忘机点了杯绿茶,又问魏无羡有没有想要的,魏无羡挥了挥手道:“不了,随便聊聊吧。”


 


温苑坐在魏无羡腿上,一个人用勺子挖蛋糕吃得欢快。魏无羡一边瞄他有没有在身上蹭上奶油,一边和蓝忘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


说是闲扯,大部分也都是魏无羡说蓝忘机听。当提到工作时,蓝忘机说自己在G市上班,魏无羡眼睛一亮:“好巧,我也是。”


又问到职业,蓝忘机沉默良久,最终吐出四个字:“公司管理。”


魏无羡眼尖地认出了他手腕上的一块好表:“那就是老板呗?”


蓝忘机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魏无羡脑海里又冒出四个大字:工作体面!


魏无羡满脸笑意:“你这是女孩子们眼中标准的钻石王老五啊,居然会来相亲?”


蓝忘机看他一眼:“你不也是?”


魏无羡正色道:“我标准很高的。”


蓝忘机喝了口茶,面不改色道:“我也是。”


魏无羡哈哈大笑:“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他也就是没管住嘴这么一说,没想到蓝忘机认真道:“挺好。”


魏无羡脸皮厚了二十八年,此刻居然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忙打着哈哈绕过了话题。


 


温苑吃完蛋糕,蓝忘机又给他买了一杯牛奶,等两人结完账走出咖啡馆时才下午四点。


魏无羡问:“我们现在去哪?”


蓝忘机道:“你定。”


魏无羡皱着眉想了半天,最终说:“我不知道,我之前的相亲都在咖啡馆那一关就被毙了。”


蓝忘机似乎露出了点笑意,看得魏无羡心脏莫名其妙像是被谁突然捏了一把。


蓝忘机道:“去看电影?”


魏无羡指了指温苑:“我怕他吵。”


蓝忘机点了点头,低头问温苑:“想去哪里?”


温苑视线不过蓝忘机膝盖,一时间没找到声音来源。


魏无羡蹲下身揉了把他的脑袋:“你蓝哥哥问你呢,想去哪里玩?”


温苑想了想,眼睛亮晶晶的,充满希望道:“游乐园。”


魏无羡撇头一脸鄙视:“这么幼稚,不去。”


温苑眼泪汪汪地望向蓝忘机膝盖。


蓝忘机咳了一声:“他不过一个小孩子,想去游乐园也很正常。”


温苑扭着自己的手指蹭了几步,抱住了他的腿。


魏无羡眼见温苑倒戈,差点没被气笑,便信口道:“去也行,他喜欢人抱,到时候别找我。”


蓝忘机一脸谴责:“你不是他父亲?”


魏无羡毫无愧疚之心:“是啊,哈哈。”


蓝忘机无言。


他俯身抱起温苑:“就去游乐园。”


 


4


下午正是游乐园人多的时候,魏无羡一进门便冲去过山车处排队,又一指游戏币兑换处对蓝忘机喊:“你去兑币,我先排着!”


蓝忘机看了看那条转了整整三个大圈的轨道,不赞成地摇了摇头:“温苑还小,不适合这个。”


魏无羡奇怪道:“我自己玩,谁说要带阿苑的?”


蓝忘机皱眉,魏无羡觉得那是个表示“震惊”的表情。


“快,要不人又多了!”魏无羡把他往前一拍,“对了,还要跳楼机的,我一起玩!”


蓝忘机眉头皱得更紧:“不是说幼稚?”


“对,幼稚!我就喜欢幼稚的!”


 


魏无羡毫不要脸地一连玩了四个刺激项目。


眼见蓝忘机脸黑如锅底,魏无羡这才满意地扬了下下巴示意前面放着甜腻腻歌曲的旋转木马:“那个不错,你陪阿苑去玩那个,我休息一下。”


蓝忘机看着那些装饰夸张的木马和外面围着拍照的一圈家长,又低头看了看温苑热切的目光,眉尖抽了好几下。


魏无羡见周围有不少女孩子在偷偷往这边瞄,故意笑嘻嘻一搭他肩膀:“去呀。”


蓝忘机拍掉他手,什么都没说,带着温苑去排队了。


魏无羡去附近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看着队列里站着的两人,给温情拨了个电话。


温情很快接了:“你好,请问哪位?”


魏无羡笑:“是我。”


温情:“魏无羡?你好意思打电话啊?你怎么回事,我给你发这么多短信你一条不回。”


魏无羡:“我手机掉了,收不到。你发短信有事?”


温情:“就问你怎么还没把阿苑送回来,平时不都是半个小时完事?”


魏无羡:“我就是给你说一声,阿苑等会给你送过来,我这边还没完。”


温情:“听着不对,这次的人你看上了?”


魏无羡远远看见蓝忘机抱着温苑跨上木马,一张脸绷得死紧,突然心情大好:“我考虑考虑。”


温情:“好好把握机会,别老是嬉皮笑脸的。”


 


挂了电话后魏无羡又去附近逛了一圈,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堆爆米花棉花糖和冰淇淋。


他坐在木椅上等那首甜腻腻的歌曲结束,待蓝忘机带着温苑坐在他旁边后,他将棉花糖递过去:“吃不?”


蓝忘机摇了摇头。


魏无羡又将冰淇淋递过去:“这个呢?草莓味儿的。”


蓝忘机看了他好半天,偏过头抿了一口那层粉色的奶油。


“好吃吧?”魏无羡将手缩回来,自己咬了一大口。


蓝忘机:“……”


察觉到他的目光,魏无羡转过头去奇怪道:“怎么,你想吃?那边就有卖的。”


蓝忘机偏过头去,似乎一眼都不想再看他。


温苑拉了拉他的裤子,红着小脸讨好道:“哥哥,羡哥哥……”


魏无羡瞟他一眼:“叫你羡哥哥干什么?”


温苑指了指那个做成花状的棉花糖:“想要……”


魏无羡喂他吃了一小片:“行了,就这些,小孩子少吃糖,要牙疼,脸肿得睡不了觉。”


温苑被他吓住了,恋恋不舍地看了眼冰淇淋和爆米花,挪到了蓝忘机腿边去。


蓝忘机突然问:“他叫你什么?”


“哦对,差点忘了告诉你。”魏无羡撕下一大块棉花糖,用手指拈着一点一点放进嘴里,“他是我朋友侄子,不是我生的,我就借来相亲用一下!”


蓝忘机大概是从未见过这样无耻的人,瞪了他好一会儿道:“你很讨厌相亲?”


魏无羡道:“还行,我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


蓝忘机没说话,只摸了下温苑的头。


魏无羡屁股往他那边挪了点:“你生气了?”


蓝忘机道:“没有。”


魏无羡又往那边挪了点:“我给你道个歉,是我不对,不该骗你。”


蓝忘机神色淡淡:“没什么。”


魏无羡把那支被咬了一大口还开始融化的冰淇淋递过去:“给你。”


蓝忘机默默撇开脸。


魏无羡又道:“那要不等会你想玩什么你就去,我带阿苑。”


蓝忘机道:“……不用,我陪他就好。”


“真的不用?”


“不用。”


魏无羡呼地一下站起来,三口两口解决掉冰淇淋:“这可是你说的,我去排大摆锤的队了,你等我一会!”


 


5


魏无羡浪了个尽兴,在游乐园里玩到打烊。


温苑年纪小,没玩几项就累了,全程挂在蓝忘机身上打瞌睡。


两人在地铁站等地铁,魏无羡见他衬衫全皱了,温苑口水流了他一脖子,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我赔你一件新的。”


蓝忘机却只道:“你有没有纸?”


魏无羡翻出一包纸巾递过去,蓝忘机又摇了摇头:“能写字的。”


魏无羡不明所以,在裤子口袋里摸了半天,最终找出一张不知道啥时候的超市小票。


蓝忘机用地铁站意见簿上挂着的圆珠笔在小票背面认真写了一串数字,然后递给魏无羡:“我的电话号码。”


魏无羡奇怪:“王婶给过我你的号码,不用写啊。”


蓝忘机只是那张纸塞到魏无羡手里,道:“收好。”


 


6


回到酒店后蓝忘机往家里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蓝曦臣,语气略有些焦急:“忘机,说是下午的航班,怎么现在还没到,晚点了吗?”


蓝忘机道:“抱歉,让兄长担心了,有些事情没处理完,所以改签了明天的航班。”


蓝曦臣问:“怎么了,这次的项目是不是很棘手?”


蓝忘机略一思考:“还算顺利。”


蓝曦臣的语调明显放缓了:“那就好,叔父今天已经回来了,明天去吃个团年饭吧。”


“好。”


 


7


魏无羡送完温苑再到家已经九点过了。


他刚一进门就被虞紫鸢提着耳朵从门口拖到了客厅,尖锐高音差点刺破他的耳膜:“魏婴!你滚去哪了!我和你江叔给你打了几百个电话,为什么不接?!”


魏无羡一看,江澄和江枫眠都在,脸色凝重。


江枫眠不动声色将魏无羡拉到身后:“人都回来了,还吵什么。”


江澄在虞紫鸢身后耸了耸肩,意思明显:这次保不了你了。


魏无羡手里还抓着钥匙,一只耳朵生疼:“我手机掉了,接不了电话。再说你们不是都知道我今天相亲?”


虞紫鸢冷笑:“相,相你个鬼!王婶早给我打过电话了,说那个女孩子今天有事去不了,让我告诉你一声。你编,你慢慢编!”


 


魏无羡钥匙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啥?!”


 


—END—


 出差的汪叽顺便相了个亲的故事x

评论

热度(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