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讨厌你

【忘羡】钟情妄想(一发完)

拥雪而眠:

神外科医生蓝忘机x心理医生魏无羡


这是一个“羡羡使坏想套路汪叽结果其实是被叽套路了”的故事!


这是一个“双向暗恋但就是死活不承认”的故事!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想让他俩别别扭扭一下然后腻腻歪歪谈恋爱。


 房事交界区性逸搏的梗from钳姐姐❤~




大家新年快乐给大家拜年了w


食用愉快。


 


 ——————————————————————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蓝大医生!”


 


“你就当对你的奖励呗,十个小时的手术真是辛苦啦~哎你明天是不是休假?好好休息哈!”


 


“别别别别送回去啊!一束花和一个小蛋糕而已!这有什么?”


 


魏无羡一向没个正形,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歪着头将手机夹在脑袋和肩膀之间,隔着屏幕和手机那边的人“斗嘴”——单方面的。


坐在副驾驶上的温情看不过去,伸手在魏无羡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低声吼道:“魏无羡你给我好好开车!一车人的命都在你手上呢!”


 


“哦好好好……”魏无羡被掐得好一阵呲牙咧嘴,随口应了一句,“马上就挂……马上!”


 


“我说,蓝二哥哥~你怎么那么介意啊?”


上挑的尾音带着十分的戏谑。


“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喜欢你吧?”


 


“别不说话啊~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


 


“是不是觉得我超级喜欢你?我给你说这是病得治!这个症状在我们心理上叫……”


 


 


钟情妄想。”


 


 


听着对面突然挂断的忙音,魏无羡心中梗了一把,随即拉扯着嘴角轻松一笑把电话扔给副驾驶的温情。


 


“厉害,魏无羡就是厉害啊。”温情帮魏无羡连上了车载蓝牙,从齿缝间挤出一声嗤笑,“恪守礼仪的蓝家人都让你给气得挂电话了,在下佩服。”


 


“嗯?我有气他吗?”


 


“魏哥,你不气他干嘛说他‘钟情妄想’?”温宁在后座上探过头来,敲了敲魏无羡的驾驶座。


 


“陈述病情啊!”魏无羡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仿佛刚才信口开河的人并不是他,“要不干嘛那么介意我送他礼物……你不觉得症状很像吗?”


 


“哦……”温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魏哥,你刚才为啥一定要断了车载蓝牙再接蓝医生的电话?”


 


 


听见驾驶座上的人发出一阵尴尬的笑声,温情偏过头掩住嘴,不给魏无羡从后视镜看见自己嘴角那抹幸灾乐祸弧度的机会。


 


呵,男人。


钟情“妄想”?


是不是妄想,还真不一定。


 


 


 


「钟情妄想(delusion of being loved)是患者坚定不移的认为一个其实不喜欢自己的人非常喜欢自己的歪曲信念。并且往往会歪曲的认为对方很多拒绝自己的言行其实是对自己的考验。这一种妄想实际上是一种被钟情妄想,多见于精神分裂症……」


手机屏幕闪烁着荧荧的光,蓝忘机在搜索引擎上打出“钟情妄想”后,对着跳出来的释义默默不语。


 


“忘机?”


 


屏幕一黑——锁屏了。


“兄长?”蓝忘机收起了手机,应了一声蓝曦臣的呼唤。


 


“…今天的手术太累了?精神为何不佳?”


 


“无事……”蓝忘机摇了摇头。


 


“明日休假,可以好好休息。有什么计划吗?”


 


“兄长……我……”蓝忘机难得犹豫了一下。


“明天想去心理科挂个号。”


 


“……去找魏医生?”


 


“嗯。”


 


“需要我帮你问问护士部他有预约吗?”


 


“谢谢兄长,不必。他明日没有预约。”


 


“……”


 


 


 


 


 


很好,完美的早晨。


次日,魏无羡到了科室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发现并没有出现自己预想中那心塞的一幕——自己昨天送给蓝忘机的“奖励”被原封不动地退回扔在桌子上什么的——于是满意地一屁股坐回了转椅,蹬着桌角转了个圈。


 


今天没有预约的病人,说不定能划水一天……完美!


 


当魏无羡美滋滋地倒在靠背上转了第二圈,恍神间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吓得他刹住了蹬在桌腿欲发力的脚。


 


心脏外科的蓝忘机。


 


 


他今天不是休假吗?!


怎么?!


难道是……专门来医院把小蛋糕退给我?!


“咳咳……”魏无羡默默收回了脚,直起腰来,正襟危坐,下意识地扯了扯下摆,确保自己的白大褂穿得板板正正,略有心虚地问道,“蓝医生有何贵干?”


 


蓝忘机在桌子对面坐好,将手中的病历本推到魏无羡面前:“看病。”


 


崭新的病历本上有着蓝忘机的签名,他得承认,他很喜欢蓝忘机的字,字如其人,工整挺拔,笔锋都透着本人的风骨。


 


等等,什么?


“啊?”


 


“钟情妄想。你昨天给的诊断结果。”


 


“我那……”


一句“我那不是随口胡说的吗?”被断在喉头摁回肚子,魏无羡生硬地将本意翻转。


 


 


“……也是关心你!你能听得进去太好了!”


“唉…怎么说,忘机兄,你的情况比较复杂,也比较特殊。当然你也不用担心,既然是你生病,我一定倾力相助。”


一支钢笔在魏无羡指间转得飞快,正如他飞速运转的大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突然顿住了转笔的手。


“不如……厌恶疗法?”


 


“何意?”蓝忘机一贯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就是……”魏无羡将手肘放在桌子上用手托住下巴,身体微微前倾,道,“ 不是觉得我喜欢你吗?那就让我……”


 


 


“……更喜欢你试试。”


 


 


意料之中,蓝忘机沉默了。当魏无羡以为蓝忘机估计终于受不了自己的胡说八道准备离去吧时候,他点了头。


“好。”


 


……这可是在意料之外的。


 


“你来的太巧了!我今天刚好没有预约,事不宜迟,马上开始治疗。”魏无羡满意地冲配合治疗的“患者”点点头,转头在键盘上一阵噼里啪啦,顿住思考几秒接着打字,完事儿打印出来一张纸。


蓝忘机将打印机吐出来的白纸拿过——是魏无羡为他拟定的“治疗方案”。


 


「 逛街


   去尝试绵绵店里的新品甜筒


   回学校看看


   ……                」


 


 


“这只是治疗方案的一部分,如果你的情况没有好转会有后续的计划。”宽慰似的,魏医生在病人肩膀上拍了拍,“不着急,循序渐进。”


 


魏无羡从蓝忘机手中抽出那张纸,在前两项上画了圈圈,“我们一项一项来,今天先从前几个开始。能接受吗?”


 


“可以。”


 


“那么……”


魏无羡放下笔,冲蓝忘机伸出手。


 


“蓝大医生,今天有空吗,我可以约你出门逛逛么?”


 


 


 


当魏无羡与蓝忘机并肩走在商场内,一路默默无话,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尴尬的沉默时,魏无羡在心中悄悄后悔了一把。


其实平日中和温情逛街并没有感到尴尬——这个女人嘴巴毒眼睛更毒,买衣服不论男女款都是一个“稳准狠”——和江澄出门也不会尴尬——虽然江澄品味堪忧但一起长大的塑料兄弟情总让两人有臭味相投啊不对是意见一致的时候,比如买电脑配件游戏手柄……


但同行之人换成蓝忘机,要买的东西不管是潮品配饰还是手柄游戏,都显得有些违和了。


而蓝忘机大概感受不到魏无羡心中的一丝别扭,眼睛扫过周围的衣服,逛街逛得格外认真——不,不只是逛街,蓝忘机做什么都很认真。


 


“蓝忘机,你还记不记得上学那会儿,跟我一块儿主持过节目的那个姑娘,公管学院的?罗青羊?”最后还是魏无羡打破了这份尴尬,先开了口。


 


蓝忘机顿了一下,似乎是努力回忆着学生时代的旧事,才从除了学习之外为数不多的其他记忆中找到这个姑娘,点点头。


 


“她和她老公现在一块儿经营了一家小店,我之前去过两次,味道很棒,要不要去试试?”


 


“……你们,毕了业以后一直在联系?”


 


“啊,是啊,我们俩在学校当主持做搭档不两年多呢么,一直都挺熟的。”


 


“可以。”


 


“嗯?”魏无羡看蓝忘机的表情并无异常,反倒是在意起蓝忘机那句状似无心之问,笑着将手搭在对方肩膀上,“但还是和你最熟!最喜欢的人还是你咯。”


 


青年的脸上带着笑容,一如既往得明媚张扬,轻松写意地吐出“喜欢”两个字。蓝忘机今天第一次,脸色有些微变,伸手要拂去魏无羡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魏无羡却先一步收回。


 


“治疗治疗,忘机兄别生气啊。”


“嗯,因为治疗啊。”不放心似的,又加了一句。


 


酒香不怕巷子深,罗青羊的小餐厅没有开在商场内,藏在了商场附近没有那么繁华的僻静街道旁,进去后里面三三两两坐着几桌人,倒是恬静得很。罗青羊把老校友安排在二楼靠窗户的卡座,送过去两个菜单。魏无羡接过,只将其中的一本翻开递给对面的蓝忘机。


 


“大多数都是融合菜,味道都很不错。你看看菜单。”


 


因为伸腕的动作,衬衫袖口和腕表之间露出一小段皮肤,而在皮肤下走行的是筋脉与血管。银色的腕表链折射了窗外正午的阳光,那段手腕显得更白了。


 


蓝忘机翻了两页,又将魏无羡递过来的菜单推回去:“你来吧。”


 


魏无羡倒是不客气地接过来,随手翻了两页:“既然是我点的话……我觉得情侣套餐就很好?也许还可以再来两杯四季鲜果茶?”


不等蓝忘机点头,魏无羡就把菜单交还给侍者。


 


情侣套餐,公筷什么的是不存在的。魏无羡无所顾忌地给蓝忘机夹了几筷子菜,尽管他们两个离盘子的距离一样远。


 


刚刚魏无羡拉上了半透明的窗帘,但那层纱对于阳光来说还是太薄弱,仍是肆无忌惮地穿过丝线的缝隙透入小小卡座的一方天地里,生出几分大概是暧昧的情绪。


 


一顿饭吃的也算和谐,出了店后魏无羡主动说了goodbey,蓝忘机却还是驱车将他送回医院。


 


望着蓝忘机的车开远,魏无羡才转身回了科室,脚步带上了几分轻快,笑眯眯地和护士站的白衣天使们打招呼引来一串笑声……


 


 


 


医院的工作永远忙忙碌碌,这天上午蓝忘机查房回来才顾得上看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提示灯不知已经闪了多久的绿灯,提示有新消息。


划开锁屏,弹出的是与魏无羡的对话框——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刚刚开了静音,不然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大概会打扰到科室的同事。


 


「早!」


「woc一出门差点冻死」


「路上堵车堵得真的令人窒息,我差点错过上班打卡的时间。」


「你一定没有迟到的经历……」


「麻木.jpg」


「你是不是去查房了」


「……」


「好吧」


「你加油!」


「今天预约的病人到了,溜了溜了」


……


 


魏无羡的消息刷了一长串,蓝忘机迟疑了一下,回复了对方同样的一句加油。


 


向上划,是两人寥寥的聊天记录——魏无羡很少给蓝忘机发消息,他们两个的科室之间,交流少得可怜。


 


 


“钟情妄想……”


“坚信对方对自己产生了爱情……”


“厌恶疗法……”


 


蓝忘机压了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于是从“治疗”的第二天,自蓝忘机上班始,魏无羡总是在早晨找到神外的护士站,询问蓝忘机的排班情况,一到饭点又风雨无阻地端着餐盘穿过大半个职工食堂坐到蓝忘机旁,下班又以车辆限号的理由霸占蓝忘机的副驾驶——尽管顶着同事们差异的目光,蓝忘机本人也并未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夜班。蓝忘机查完房,一只耳朵挂着口罩,脖子套着的听诊器都没来得及摘,就发现不速之客在自己办公室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


蓝忘机进门时手机刚好响起了胜利的音效,魏无羡低低地“耶”了一声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


 


“嗨蓝湛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来陪你值夜班!”


“不必。”


“唉你不要这么快拒绝……”魏无羡放下二郎腿,果断扒住办公桌桌沿,“我保证安安静静不打扰你。”


 


……十分没有含金量的保证。


 


蓝忘机没有再下逐客令,搬了另外的凳子在桌前写今天的病历本;魏无羡笑嘻嘻地强占了蓝忘机的电脑椅,撑着下巴看对方写病历。


 


空调的热气开得很足,魏无羡用手勉强支撑的脑袋摇摇欲坠,几度合上眼皮,差点睡过去。


“蓝湛……”睡眼惺忪着,魏无羡还妄图挣扎一会儿,“我觉得你上学那会儿特别烦我。”


 


魏无羡是学生会自律部黑名单上的风云人物,上几年大学和自律部的干事打了几年游击战,通宵游戏夜不归宿常有的事情。


他第一次见蓝忘机,是蛮狼狈的一晚——准备通宵却被舍友告知今晚查寝,跑回男生宿舍发现宿舍楼已经关门了,他敲开了一楼某间宿舍的窗户,刚刚翻进去半条腿就被自律部部长蓝忘机抓了个现行……


 


“并不。”蓝忘机写病历的手未停,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


 


“……也是,被通报的是我。”


 


彼时魏无羡骑在窗台上和蓝忘机僵持了好一会儿,软磨硬泡好言相劝求蓝忘机“放他一马”未果,凭着儿时爬墙的高超技术直接翻进宿舍楼逃之夭夭。结果天要亡婴第二天两人就在在食堂狭路相逢……


 


“睡吧。”


 


“说好陪你值夜班的……”


 


“睡吧。你明天不休假。”


 


“哦……忘了你明天休假了……我睡会,就一会,要帮忙喊我……”


 


 


空调发出呜呜的声响,时钟滴答滴答走着针,蓝忘机笔尖与纸面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切一切静谧的气氛被魏无羡发出的一阵小呼噜打破,蓝忘机这才停下看向对面睡得甜香的青年。


睫毛在下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嘴角还带着一串不明的液体,平日里总用发胶固定的头发早就没了造型,刘海垂在额前,张扬的青年竟然也带着几分乖巧了。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胳膊的姿势大概是不舒服,这才睡得打小呼噜。


蓝忘机停笔,看着对面的人,神使鬼差地伸出笔拨弄了一下魏无羡的刘海。


魏无羡这厮睡得倒是安稳,小呼噜依旧打得顺畅坦然。


 


 


“下次请你喝酒!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这次就放了我吧!”


“自律部的蓝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昨晚多谢……不,等等你别抓我啊!”


“忘机兄?好久不见……你也在这个医院?!”


“嗨嗨嗨蓝大医生……别不理人啊打招呼呢!”


“是不是觉得我超级喜欢你?我给你说这是病得治!这个症状在我们心理上叫……钟情妄想。”


 


钟情妄想。


 


如果真的如此,大概就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吧。


两人初遇的第二天早晨,蓝忘机有内科学。教授在讲台上讲房室交界区性逸搏讲得风生水起台下的同学听得云里雾里,教授一阵扼腕后干脆打起了比方“我在这里正常地讲课就是心脏正常起搏点,要是有同学想让全班挂科,干脆在这里大声说话影响上课,就是异位起搏……”听课一向认真的蓝忘机却走了神,想起昨天坐在窗台上又偷偷溜走的青年——拒绝循规蹈矩的那个人不知怎么的就成了心跳的异位起搏点,阻碍了窦房结冲动的传导,产生了异常的心跳。


 


从那天开始,两人每场会面,对蓝忘机来说都是房室交界区性逸搏。


 


 


第二天魏无羡睡醒,手底下压着的是蓝忘机留的纸条。


「治疗可以结束了,已经痊愈了。」


而蓝忘机估计已经下班,不在办公室了。


 


魏无羡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手中的纸条,突然起身夺门而出冲去护士站询问蓝忘机的上班时间;护士站的护士姐姐虽然对于魏无羡从蓝忘机办公室出来又惊讶又好奇,还是贴心地回答了魏无羡的问题:蓝忘机后天才上班,有场大手术要准备。


 


 


“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温情用手肘捣了捣魏无羡,“你最近不挺开心的吗?”


“什么失魂落魄……我刚刚治愈了一个患者我开心还来不及呢。”魏无羡往嘴里塞了一口午饭,含糊不清地回怼。


“呦,谁痊愈了?蓝忘机啊?”


“……昂。”


“我就知道。”急诊科大夫咬着筷子,烈焰红唇扯出了一个危险的弧度,“不过你这个痊愈……是人家蓝医生不觉得你喜欢他了,还是‘妄想’不是妄想了……嗯?”


 


“要是前者,你的治疗,太失败了。”


 


魏无羡拿筷子的手僵在半空。


 


 


 


 


手术室门前“手术中”的灯终于熄灭,主刀医生出门迎接病人家属的感谢与掌声,蓝忘机手术服还没换下来,绕开手术室门口的拥挤准备回办公室休息休息,却下下一秒看见倚在走廊阴暗处长椅上打盹的魏无羡。蓝忘机过去,轻轻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


 


“怎么睡在这里?”


 


“嗯……嗯?蓝湛?!”朦胧的睡眼突然睁大,魏无羡猛然起身却又一阵晕眩,蓝忘机又把他按回了座位,“你,手术做完了?”


 


“嗯。”


 


“我……过来给你说说……”魏无羡斟酌着开口,抬头望向蓝忘机——他的口罩还没摘下来,只露着一双琉璃色的眼睛,“你的病情。”


 


“很抱歉……是我诊断的失误,你没有钟情妄想。”


“蓝湛,那不是妄想,不是妄想。”


“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的。”


 


蓝忘机站在那里沉默着,背对着走廊里那点微弱的光,表情看不真切。


而在魏无羡正忐忑对方的毫无反应的下一瞬,蓝忘机摘下口罩弯腰吻住了魏无羡。


两人在无人注意阴影处交换了一个吻。


 


“我知道了。”


 


 


我曾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疾病不可攻克,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爱你却是沉疴痼疾,药石无医。


end.



评论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