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讨厌你

【忘羡】迷心

泠依惜:

原著向。


其实是下雪那几天就想写的,拖到现在了OTZ




======






……举座清明,独我迷心。


 


 


==


 


魏无羡被一团冰凉的不明物体砸醒的时候,才刚睡过去不到半个时辰。


于是夷陵老祖终于在此刻坐实了他骇人的名号,满脸黑气地睁开眼,顺手就从一边的杂物堆里抽出来什么东西准备扔过去,却听那扰了他清梦的罪魁祸首无不兴奋地在他耳边道:“羡哥哥快起床!外面下雪啦!”


魏无羡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


温苑完全无视了他转瞬即逝的吓人气场,一只小手抓着个雪球,空着的那只手冲着魏无羡不停地晃呀晃,两手和脸蛋都冻得通红,一双大眼睛里却写满了激动,又喊了句“羡哥哥快陪我玩!”,一边把手里的雪球朝魏无羡丢了过去。


魏无羡一偏头轻而易举地避过,雪球砸碎在他身后的石壁上发出“噗”的一声响。他抬起手抓了抓头发,将散开的雪沫子拍掉,起身揪住温苑的后衣领,把小孩儿整个提溜了起来。


温苑一边扑腾一边叫:“玩雪!玩雪!”


魏无羡把温苑提出了伏魔洞,也不管看没看见人,站在洞口就喊:“六叔呢?外婆呢?谁让这死孩子跑进来的!不要命啦!”


他话音落下不久,从不远处的屋子里匆匆跑出来一个中年人,手上正忙活的东西都来不及放下,连连弯腰点头说了几句抱歉,接过温苑赶紧抱走了。


温苑被那人抱在怀里时还在拼命向魏无羡伸手:“羡哥哥……!雪……”


魏无羡不禁失笑,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窝在伏魔洞里不眠不休熬了几个通宵的困意和倦意原本未消,现在被外头大亮的天光一照,冷风一吹,竟是强行褪下去大半。于是他索性也不回去补觉了,打算出去转转。


几点冰凉无声地落在他的脖子里,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又抬头看天,这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温苑那孩子刚刚一直念叨的话:下雪了。


夷陵这地方离云梦不算远,天气也差不离多少。在云梦下雪不是件稀罕事,因此这会儿飘了雪,魏无羡也没觉得有多奇怪。


雪应当是昨夜或是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下的,地上已经积了不深不浅的一层,刚停了一会儿,现在又开始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伏魔洞前的积雪被人用心地扫去了,不止如此,几座屋子间常有人走的路上积的雪也比较少。魏无羡背起手,沿着那条路走。


没走多远,他便看到了在地里干活的温家人。温宁和温情,甚至温婆婆也在,难怪会让阿苑钻了空子偷跑进伏魔洞里去。


温宁比其他人更先看到他,站起身又弯下腰,低着头行了个礼:“魏公子。”


听见他的话,地里忙活的温家人像是都要起身,魏无羡见状赶紧道:“哎哎哎打住打住,你们干你们的,不用在意我。”


温情用裹在身上的旧衣服擦了擦手上的灰,指着一间屋子道:“喏,给你留了饭,既然忙完了就去吃点。”


魏无羡乐呵呵地道:“行啊,多谢情姐还记得我。”


温情瞪他一眼,弯下腰又继续忙活。


魏无羡几步走过去,打量了他们一会儿,好奇地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不都长得好好的,干嘛还要盖起来?”


温情没好气道:“让你不听劝买什么土豆,长得慢还不抗冻,下雪怕给冻坏了,这样盖一盖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魏无羡一脸无辜地眨眨眼:“好吧我的错。我也来帮忙。”


温宁道:“不用……”


温情道:“您老人家大忙人一个,好容易忙完了,还是去歇歇吧!”


魏无羡乐不可支道:“嘿,你看我有半点儿累着的样子么!”


温情却道:“可别了。上上回你心血来潮做饭差点毁了厨房,上回帮忙洗衣服结果洗坏了一半,求您这回就放过这一地土豆吧。”


魏无羡:“……”天地良心,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温情道:“你现在要是真没事儿做,不如带温苑下山玩会儿,也省得把那孩子无聊坏了。”


魏无羡笑道:“好好好。”


他正准备转身离开,温情又开了口:“顺便……你看看还剩多少钱,买点东西,快过年了。”


魏无羡愣了愣,一瞬间似乎有很多模糊的场景在脑海中闪过,半天才道:“好。”


 


==


 


细小的雪花缓缓飘落在琴弦上。先是一片两片地落,后来雪越下越大,不多久便在琴额处积了薄薄的一层。


蓝忘机抚琴的动作终于停下,微微抬头望向天空。


身旁听琴学琴的门生恭敬道:“请蓝公子移步室内。”


这是姑苏的初雪。姑苏并非每年都有雪,而今年还来得格外早。


用过午饭,蓝忘机没有立即离开,站在窗边凝神远望了片刻。


院中已然积了一层雪,修竹青石皆是白妆点点,让云深不知处较之平日里更添几分清冷与宁静。


蓝忘机面上若有所思。蓝曦臣站在他身边道:“这才刚过小寒,雪竟已如此大了。”


蓝忘机颔首,须臾,道:“也比往年更冷些。”


蓝曦臣不置可否,手指抚过腰间玉萧,话题忽然一转:“忘机,眼下将近年关,你却选择在此时闭关,若是稍有差池便连除夕的家宴也赶不上了。这又是为何?”


蓝忘机垂下眼睛,缓缓道:“我心不静。”


蓝曦臣失笑:“我记得你曾说过倒立可静心。”


蓝忘机道:“……确是如此。”


蓝曦臣又道:“先前在兰陵时,你与我说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我还记得。可那之后你便再未提起。如今你道心中所忧思之事,是否还是与那人有关?”


蓝忘机沉默片刻,道:“是。”


蓝曦臣将他面上神情尽收眼底,却并未多加追问,只是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蓝忘机闭关前夜,正轮到他巡夜。山门处有几个弟子晚归,说是被哪个长辈派去置备年货的,他们一一解释过,蓝忘机便也没有为难,点头放行了。


浓重夜色之中,雪花依然飘落得纷纷扬扬,脚下青石路已看不出原本的样貌了。虽说姑苏不常有雪降临,可一旦落下了,那必然要在这里轰轰烈烈地走过一遭。蓝忘机孤身一人走在雪中,石雕的灯光在风中摇曳,雪地上一列整齐的脚印,人影被拉得格外长。


他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堵墙下,如鬼使神差般站定,向那墙头望了一会儿。


今夜无月,只有落尽了叶的秃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蓝忘机无声无息、一动不动地站着。


纷扬大雪原本近不了他的身,此时却疯狂地拥向他的肩头,将他整个人包围住了。


 


==


 


魏无羡看见他时,短暂地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回过神,挥挥手道:“哟,蓝湛。这可真巧,你怎么又来夷陵了?”


说这话的时候,温苑躲在他一条腿后面,盯着蓝忘机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地跳了出来,开心叫道:“是有钱哥哥!”


“……”蓝忘机眉头一抽,对这个称呼不予置评,向温苑点点头,转而看着魏无羡道,“置办年货。”


魏无羡道:“年货?什么你也是来买年货的?不对啊哪有姑苏的跑夷陵去买年货的?而且还让你来?”


蓝忘机不紧不慢道:“外出办事。顺路。”


魏无羡仍是半信半疑:“……真假。算了反正这不重要。”


蓝忘机又道:“也?”


“嗯?”魏无羡刚顺手在阿苑头上摸了一把,反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之前那句“也来买年货”,笑嘻嘻地道:“哦!你蓝二公子都亲自出来买东西了,我区区魏某人哪里还有闲着的道理?”


蓝忘机道:“‘夷陵老祖’。”


魏无羡乐道:“哈哈哈多日不见蓝湛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


蓝忘机似乎还想要说什么,身旁杂货店的门帘忽然从里面被掀开,有一人拎着两大袋东西走了出来,边走边道:“公子,您看还有什么要……”


“买的……”


分明已是凶尸,对上蓝忘机冷淡的目光时温宁还是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他手里拿着东西不方便,只得战战兢兢地低下头道:“蓝,蓝公子。”


蓝忘机神色淡淡地回了礼,眉头却反射性地皱了起来。


魏无羡见状把温苑往温宁那里一推,道:“没了没了。你先带着阿苑回去吧,我跟蓝湛说几句话。”


温宁道:“好……”


温苑却挣扎起来:“不要!羡哥哥狡猾!阿苑也要和有钱哥哥玩!”


魏无羡挑眉道:“谁出来玩啦?人家是来买东西的,哪有空管你?难道你这小身板还能帮我们拿东西不成?”


温苑果断地用小手拍拍胸口:“阿苑可以!”


魏无羡被他逗笑了:“哟你这小子还能耐了……”


蓝忘机却忽然道:“不妨事。”


魏无羡道:“什么?”


蓝忘机重复道:“让他一起,不妨事。”


魏无羡眨了两下眼睛。


最后,温宁提着魏无羡“精挑细选”的两麻袋年货先回去了,魏无羡和温苑则留下来美其名曰陪蓝忘机买东西。


魏无羡一手拉着温苑以免他走丢,嘴上也一直没闲着,走一步就要说三句:“蓝湛你想买什么?吃的,还是用的?这里有当地特色的玩意儿好像也不少。看上什么跟我说,我去帮你买。别看这里镇子小人少,宰起你这种外地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幸好你遇见我。要是没我在,你肯定得吃亏。你看像我这样的,就从来没被讹过。”


蓝忘机平平道:“是吗。”


温苑啃着蓝忘机给他买的糖葫芦,口齿不清地残忍揭穿他:“反正羡哥哥什么都买不起!”


魏无羡托着他两腋把他举到面前:“你这孩子说什么?再说一遍?晚上是不是不想吃鸡腿啦!”


温苑扑腾了两下,伸着小手去拽蓝忘机的袖子:“有钱哥哥,没钱哥哥他欺负我!”


蓝忘机:“……”


魏无羡一点儿也不觉得跟小孩子较劲是件丢脸的事,不依不饶地又逗了他一会儿,这才终于肯把他放下来。小孩儿脚刚沾着地面,就一溜烟地躲到蓝忘机的身后去了,只露出个小脑袋,冲魏无羡吐舌头。


魏无羡摩拳擦掌道:“行,你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他闹了半天终于闹够了,想起了“正事”,于是又把目光移回到蓝忘机身上,很认真地问:“蓝湛,看好买什么没有?”


蓝忘机道:“我……”


结果到最后,蓝忘机什么都没有买。


也只有魏无羡看不透他那拙劣的谎言,还觉得自己很不够意思,都走到镇子外面了仍喋喋不休地道:“你大老远来一趟也怪不容易的。要不我去拿几坛野果子酒给你带回去?哦也不行忘了你家禁酒了……”


蓝忘机轻轻摇头:“不必。”


温苑走累了,魏无羡把他背在背上,小孩子竟也不在意背着他的人如何聒噪,趴在他背上没多久便睡着了。


魏无羡一路只顾闲扯,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已经离乱葬岗不远了。他心中微微一惊,忽然不说话了,却也没去问蓝忘机为何就这样默不作声地陪他一路走回来了。


温苑在他背上睡得香甜,呼吸绵长,还淌了一串口水。魏无羡在乱葬岗下停了会儿,想了想,还是道:“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蓝湛。”


蓝忘机道:“嗯。”语气里依旧听不出什么情绪。


魏无羡歪歪头,把背上的温苑向上托了托,转身独自向山上走去。


 


即将踏入密林之时,身后那人却忽然道:“魏婴!”


魏无羡脚步一顿。他作漫不经心状回过头去,问:“怎么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颀长的身影,看着落日在他身后逐渐西沉,掩在衣袖之下的手握紧了拳头,喉结滚动了几下,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开口道:“魏婴,你别走了。”


跟我回去吧。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背着温苑,驻足在不远处看着他。


蓝忘机看不清那人逆光的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那之后究竟过了多久。等到鸟鸣与风声都停歇下来,万物归于宁静的时候,面前的人忽然笑了笑,话音轻快地回他道:“好啊。”


最先清晰起来的,是他眼中冉冉上升的璀璨的星。


 


 


==


 


蓝忘机猛地握紧了手中避尘。


静室之中,一盏烛灯如豆。


 


==


 


“蓝湛蓝湛!你看这个面具好看不?”


蓝忘机闻声回过头去,引入眼帘的是一张十分滑稽可笑的娃娃脸。红的烂红,白的惨白,看上去竟是可与当初重逢时莫玄羽那张脸上的妆容媲美。


魏无羡一手捏着那面具的下巴,整张脸都被挡住了,看不清神色,不过不用猜也知那双眼睛此时肯定是笑眯眯的。


蓝忘机点点头,道:“好看。”


“哈哈蓝湛你审美没问题吧。”魏无羡大笑着摘了面具,反手就扣在了蓝忘机脸上,“既然好看,那给你戴。”


蓝忘机道:“嗯。”说罢还伸手将魏无羡身上的披风紧了紧。


魏无羡扑哧一声乐了:“蓝湛,你可真是……”


他顺势握住蓝忘机的手腕把人拉近,凑在他耳边道:“你现在这么听话,我忽然有点怀念当初那个总是说我‘无聊’‘胡闹’‘别过来’的蓝湛了。你说这可怎么办?”


蓝忘机摸了摸他的头发,道:“胡闹。”


“……”魏无羡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雪还在下着。魏无羡倒是还想继续逛集市,可摊子已经收了不少,蓝忘机又道“天色不早”,只得依依不舍地跟他回了客栈。


回了客栈也不老实,把窗户推开到最大,趴在窗口看外面飞舞的雪花,活像见了多稀奇的东西似的。


蓝忘机阖上门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只从毛领子底下露出一张脸来。


魏无羡侧过头,脸颊被冷风吹得有点发红,笑吟吟地道:“蓝湛我冷。”


蓝忘机伸手去关窗。魏无羡却在半途把他拦下了,不依不饶地抓着他的手不放,还得寸进尺地向他挑了挑眉毛。


蓝忘机便把他两手都握在手心里,藏到披风底下去,用指腹细细摩挲,一直摩挲得温热。


蓝忘机问:“还冷吗?”


魏无羡碰了碰他的嘴角,继续耍赖:“冷呀。”


蓝忘机也不揭穿,只是把他抱得更紧了。


其实,严冬再冷,也不过需要一件厚厚的披风,一个温暖的怀抱罢了。更何况,真的冷得不行的时候,谁也不会说话。


魏无羡心满意足地被他抱了会儿,忽然抬起头,指着窗外道:“咦,蓝湛你看。”


 


“雪停了呀。”


 


==


 


绵绵不绝,相印于心。


 


 


======


啊..写的时候觉得,他真是他全部的光啊。他们二人的相处就好像往平静的湖里扔了一颗小石子,还打了好几个水漂。


也难怪新番外里的蓝湛话忽然多了起来。【竟让我十分不习惯233


 


 







评论

热度(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