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讨厌你

【冰九】孕·番外

清起:

现代paABO生子


   
   


我对不住老白,此篇是给老白的道歉文,周六下午的事我压根忘不掉,所以还要说对不起,不然我负罪感真的超强 @白子阶
   


   


前文走链接: 【冰九】孕上


【冰九】孕·下


   


   


   


望着桌面前一大一小,洛冰河终于忍不住了。


头一歪,磕桌子上会周公去了。


累。


真累。


太累了。


想他当年身经百战踹出去十个学生都轻而易举,骁勇善战之威武乃是全校模范。


即使快奔三,也不至于被学生打扰的劳神费力,筋疲力尽。


现如今却直接败给了面前他儿子。


当初不论是怀孕前还是怀孕时沈九脾气就死倔,八头牛拉都拉不回来,偏偏还要和洛冰河打赌,说好了生孩子时肯定一声不吭。


谁输谁孙子。


洛冰河倒是把这事当他瞎扯,毕竟像沈九这么怕疼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忍得住?


总的来说就算是做孙子也不可能是他。


结果生孩子那天沈九的确一声没吭,只是把在医院走廊里的洛冰河吓得不轻。


走廊外面的洛冰河纠结到哐哐撞大墙,害怕到手抖来抖去就是抖个不停。


他突然想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沈九流产时他手抖,沈九生孩子时他手还抖。


有点没用。


站外面几个小时,就是听不见里面沈九半点声音,光听着医生在那喊啊喊,其它的声音一律于耳边主动过滤。


直到听着“哇”的一声哭喊,洛冰河便风风火火地闯了进去,连孩子半眼都没瞅,先关心的就是沈九。


沈九额间满是汗水,点点滴滴有豆大。


“我赢了……”


沈九说的声音很小,听不清,接着几乎是用尽最后一份力气,才勉强扯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来。


话音刚落,头一仰,晕了。


疼的。


见此状况,洛冰河被吓得双手继续抖,差点要上演一出苦情大戏于此,估摸着连孩子都没打算要,想要给扔三层楼外任其自生自灭。


狠,够狠。


医生也当场懵了。


毕竟这么多年了都没见过这样的奇葩。


沈九晕后就住了院,打算缓缓养一阵子补一补。


住了几天,洛冰河陪了几天。


有时候,洛冰河就这么站在一旁,抱着孩子在屋里来回踱步。


小婴儿刚刚出生,不大,小小的一个。


小脑袋还没有洛冰河手掌大,那一双手就更不用提了。


抱着孩子的时候,洛冰河总会来回转一会儿,看一阵子孩子,然后抬头望望沈九,最后再一本正经地吐出一句:“他怎么这么丑?”


一天三次,早中晚各一次,极富规律。


有次沈九听后,放下刚要喝的粥,幽幽地翻了个白眼,嫌弃道:“随你。”


从此洛冰河就再也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虽然他经常怀疑,但还是安慰自己没事没事你不丑。


当时沈九生孩子时,他挺害怕的。


不是咒沈九,他怕万一手术台上真出事了可该怎么办。


留他一人抱着孩子孤独终老???


洛冰河背后莫名凉嗖嗖的。


尤其是在沈九还记得那个赌注,手术台上一声不吭时。


他害怕啊。


孩子能没,沈九可不能没。


不然就是要他命。


后来给孩子起名字,洛冰河反反复复想了无数遍。


生下来的孩子肯定是随他姓没错了,只不过本来以为能生下来个小公主,结果生下来的是个傻小子。


关键是还长的这么丑。


洛冰河表示非常嫌弃他儿子,但还是决定要好好考虑一番,安排一下他的未来。


以后琴棋书画还是吹拉弹唱???


种花种草还是养鱼养蟹???


洛冰河很纠结,只好去问沈九,包括名字的问题。


那个时候离沈九出院有一阵子了,住院时间也不怎么长。


顺产,疼晕了需要休息,目前安排是坐月子。


洛冰河去卧室的时候,脑子里一直胡思乱想。


孩子名字是个大问题,未来也是个大问题。


主要还是该怎么去规划。


他坐到沈九一侧,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述自己心中所想。


沈九听后,端着热水,说:“你想这么远干什么。”


洛冰河一蹙眉。


沈九看了眼婴儿床里的孩子,又说:“随便起个就行。”


洛冰河二蹙眉。


沈九将茶杯放到一旁,补了句:“他毛都没长齐你事怎么这么多啊。”


洛冰河三蹙眉。


沈九见状,脸色不佳,一掀被子二转身:“出去出去我要睡觉。”


洛冰河懵了,也只好乖乖退出去。


还顺便老老实实地关上了门。


离开后,他在客厅里坐了好久,满脑子都是到底该怎么办。


总之孩子名字没着落,他自己还被沈九嫌弃了一通。


孩子名字,失败。


糟心。


看孩子很麻烦,这是这几周他得出的结论。


名字都这么难起了,孩子更难看。


天不亮就开始起床哄孩子冲奶粉,有时候搞不准凌晨起一次,各种担心各种累。


总之起的时间不固定看孩子还很累就对了。


每天起来,都是洛冰河先醒,堵上沈九耳朵,看着沈九在他旁边安安稳稳睡着,然后再去看孩子。


很累,真的很累,但他一点都不想和沈九抱怨。


因为他知道生孩子很疼,疼到死去活来。


二人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易了,他自然是不希望沈九受过两次痛苦之后还要受到更多的痛苦。


他也清楚,从当时第一次流产,要的就相当于是沈九的命。


骨肉相连,血源一体。


是疏忽,他的错。


他想不清为什么omega会生孩子。


现在也不敢去想了。


他起身,走到卧室门口,悄悄打开了房门,向内看了看。


沈九没有睡,反而是站在婴儿床旁,逗孩子玩逗的开心。


“你说你长这么丑,随谁啊?”


孩子早就醒了,估摸着是刚才洛冰河关门给吵醒的。


于是沈九闲来无事,就逗孩子玩了。


“随外面的那个是不是呀?”


沈九笑着去戳了戳孩子的手。


洛冰河默默离开了。


毕竟当时被沈九支配的恐惧他不想再体验一遍。


沈九当时怀孕时,他当着孕吐的沈九面前大口吃饭。


结果几乎是被掐着脖子往墙上死里按,翻了几个白眼但就是不敢动沈九。


怕他一动胎气,孩子没了,自己再死皮赖脸地去求着他重新要一个。


第三次了!要个屁!


保不准,他还会继续被摁在墙上不敢动弹。


校园一霸——冰哥。


现如今就这么:


怂了。


沈九发起脾气来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如果不是因为法律规定禁止杀人,他大概早就把刀架洛冰河脖子上了。


翻来覆去想来想去,还是那句:


“往事休要再提。”


因为字字如血泪。


除此之外,还因为洛冰河脑子偶尔搭错了哪根筋。


他会讨女孩子欢心没错,会撩妹子也没错,一手一个估计也能成。


可是面对沈九,全垮了。


怀孕时沈九总喜欢裹着毯子坐在向阳处。


像第一次流产之后,一坐一下午,一言不发。刚好旁边养着花花草草,他也就瞅几眼,然后接着晒太阳。


还有一次直接睡着了。


之后沈九犯困时,就喊一声洛冰河,洛冰河就赶过来抱他回屋。


当时洛冰河双手抱起沈九,呈公主抱姿势,沈九只负责裹着毯子,像只猫一样乖乖窝在洛冰河怀里。


他问:“重吗?”


洛冰河听闻,轻轻吻了吻沈九额间。


“放心,你不重。”


语罢,又道:“不过小家伙是真的重,估计是个儿子。”


变着法子说他重。


沈九的嘴抽了抽。


洛冰河倒是不予理睬,哼着小曲抱着沈九慢悠悠走回卧室。


许是想到了什么,走到门口,沈九突然笑出声来,左手食指指向他,其余的则紧紧攥住毯子:“为什么重的就是儿子啊?”


洛冰河望着他,笑道:“那是女儿?”


“你说是儿子好还是女儿好?”


“再好也没你好。”


沈九没说话。


洛冰河也不说话。


当时屋里很静,静到屋里的时钟慢慢走着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


“滴答、滴答、滴答……”


下午一点了。


沈九总感觉这句话好像是洛冰河几年前撩妹子用的。


“老师老师你看这个怎么样?”


“再好也没你好。”


那妹子问的是手中的猪,小小的一个,粉红粉红的,少女心仿佛漫天飞舞。


听说那天洛冰河被那妹子打了。


沈九开心,当时听后还鼓了鼓掌。


但是怀孕难受,生孩子难受,看孩子难受,教孩子更难受。


即使闹笑话之类的,也能碰见一些暖心好笑的事情。


孩子几个月的时候,阳光充沛。


那天是晴天,还有点热,不知洛冰河脑子搭错了哪根筋,死活要求要教孩子喊“爸爸”。


沈九看起来脸色不佳。


因为孩子才两三个月。


当时洛冰河就轻轻攥住孩子的手,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和缓,然后温柔笑道:“乖,喊声爸爸来。”


孩子愣了几秒,随后一转头,趴沈九怀里“哇”的一声就哭了。


沈九蓦地失笑出声,轻轻拍着孩子的背,小声安慰道:“不跟他玩,不跟他玩,不跟坏人玩……”


洛冰河的心顿时有点凉。


拔凉拔凉的。


他自己的亲儿子不认他。


教孩子当天晚上,沈九有些累,晚上睡的也早了些。


洛冰河睡不着,盯着墙上的时钟看了好久好久。


他回想起了沈九怀孕时的第三个月。


当老式时钟敲响,傍晚十点之际时,洛冰河推门进屋。


二人都睡了,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婴儿床上。现在心里平静,他干脆坐着看了婴儿床里的孩子好久。


偶尔伸进去一只手,不老实地戳戳他儿子的脸,然后偷笑。


要是沈九在场,肯定又要嫌弃。


但好在现在一切都好,至少沈九从之前的噩梦中逃出来了。


他借着清辉,看见了爱人与孩子的脸。


洛冰河向着沈九的背后轻声道:“还说孩子随我,就是随你没错了。”


“什么叫丑了就随我啊……”


“哦,随我行了吧。”


沈九搭腔了。


洛冰河懵了,怔在原地,半晌才结结巴巴问道:“你……你还没睡啊……”


沈九起来,靠在墙上:“失眠。”


接着转头盯着洛冰河,嫌弃道:“你是不是又戳他脸了?”


洛冰河摇头。


“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自然不会去做这么无聊的事。”


沈九半信半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行吧,我睡觉。”


洛冰河点点头,也换下衣服躺在他身旁。


熟悉的人陪伴在身旁,气息萦绕于鼻尖,四周静悄悄的。


大抵如此,便为安心。


洛冰河今夜很快就睡了,还顺便做了个梦。


他梦到了沈九和孩子。


四周一片漆黑,唯有前方的木门咯吱作响,然后被人缓缓推开。


洛冰河本来背对着那些事物,听到声音后便转过了头去。


他看到沈九正抱着孩子,走向他。


沈九走的很慢很慢,洛冰河看的很细很细。


沈九迎着光,刺眼却也耀眼。


洛冰河突然笑了。


自从有了孩子,那便是一种很微妙的情感从心底萌芽,直至开花结果。他不敢相信这个幼小的生命,居然和他们二人拥有着血缘关系。


想看着他慢慢长大,独自去面对外面的世界。


他这么想着,也向前踏出了几步。


他看着沈九怀里的孩子,仿佛有什么在指引着他,竟鬼使神差般伸出了手来,轻轻松松便攥住了孩子那小小的手。


大抵是心中一涌而出的爱,是之前从未拥有过的情感。


他感觉五毛钱特效就是这么来的,只见风乍起,花开花落,四周漆黑骤变明亮。


仅剩他所在的一小片花丛,生机勃勃。


光芒环绕,看的模糊刺眼,仿佛有泡影迷雾弥漫。


可那是爱。


他蓦地睁开了眼。


那是一束阳光,刺眼的很。


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一点,洛冰河只得缓缓起身,顺手在沈九双眼前几厘米处遮了一下。


起身后,他拉上了窗帘,沈九也没有醒来。


他看着沈九那张脸,满目深情,失笑出声,却也是刻意压住。


他能感受到阵阵暖意,也能感受到那股爱意于胸膛跳动。


一次接一次,平稳而有序。


他的幸福,正向他一步步走来。


迎着阳光,万丈光芒。


那是一生的漫天星河,璀璨辉煌,独一无二。


哪怕山崩地裂,也要陪他们一起走下去。


孩子没醒,爱人也没醒。


他突然想要告诉沈九他做了个什么样的梦,一点点替他讲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我梦见你和孩子了,你们就这么迎着光一点点向我走来……”


“你说……他要是长大了,更像谁?”


微凉的指尖刚刚触上沈九的脸颊,便听见了一阵哭声。


孩子醒了。


洛冰河匆匆退出了屋,却始终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


正紧紧盯着他的背影。


“还是像你。”


   


   


FIN


   


   


(所谓听着桃花源记赶出的育儿日记【bushi】)

评论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