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讨厌你

《仪眼观世》番外(二)教育——金凌的童年

潇语梦蘑菇:

#结尾有梦梦的话哦


金凌从记事起,他的亲人就只有他舅舅和小叔,小叔对他最好,但是金凌和舅舅最亲。

他不知道父母是什么,只有在别人家的孩子和自己的双亲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流露出一丝羡慕,他问过舅舅,自己为什么没有父母,这时,江宗主大多不语,直接离开,或者含糊不清的回答他一些匪夷所思的话,他去问自己的小叔,金光瑶总是眯眼笑着对他说:“等阿凌长大了就知道了。”

于是,金凌开始盼望长大。

他舅舅脾气不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稍有不顺心就会拿鞭子抽人,每每金凌犯错,江澄都会面无表情的说要打断金凌的腿,虽然说了不下上千次,但是一回都没有实现过,于是,金凌学会了,每每有人惹他,他就会摆出和江宗主一模一样的神态,狠声道:“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与其说比起他的小叔更喜欢他舅舅,倒不如说比起金麟台,他更喜欢莲花坞。小金凌在金麟台的日子很不好受,虽然从小要什么就有什么,发了脾气摔东西在金麟台也没有人敢管他——这要是在莲花坞,舅舅可早就提着鞭子要打腿了!可是,金麟台有人会欺负他,但,在莲花坞没人敢。

金阐打小就和他过不去,不知是什么原因,二人只要一见面就是一场恶战,可每每金凌都是挨揍的那个。

倒不是金阐比他厉害,要是单打独斗,金阐根本不是金凌的对手,可是,金阐会请帮手,俗话说,好狗架不住群狼,当时仙子还是条小奶狗,根本帮不了他,所以每一次的打斗都是单方面的挨打。

见金凌一身伤,金光瑶慌了,忙问他怎么回事,金凌把头一扭,回了一个“哼”也没再理他小叔。

真的好凶……这是金宗主给他的评价。

金凌向来是独来独往的,因为有人怕他,有人不屑他,虽然背后有江宗主和金光瑶两个大人物罩着,但是欺负他的人也不为少数,甚至还有的大人这么教唆自己家的小孩:“那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杂种,尽量教训,但是别让姓江的抓住。”

“欺负你又怎样?有本事别告诉你舅舅。”

“你舅舅又不是你爹。”

“哈哈,看啊,没娘的又来了。”

这是金凌从小就经常听到的话,有时,语言带给人精神的伤害可比肉体上的伤害疼得多,金凌不知道为何他们要这样针对自己,儿时的他曾尝试过相与他们交好,但是失败了。

“呵,就你?连娘都没有,还想和我们玩?”

“哈哈,他可不止没有娘。”

金凌急了,扑上去要揍人,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出来:“胡说!我有娘的!我有爹!我打死你们!不许乱说!!!”

眼泪在粉嫩的面庞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泪痕。

“对,你有爹娘。”金阐一脸鄙夷:“可是他们都死了啊。”

孩童的话语最是无心,但也是最为伤人。

为什么自己没有父母?他们去了哪?不要自己了吗?

死……是什么……

金凌对死亡没有太大的概念,他以为是他的父母不要他了,走掉了。

金凌哭着跑回莲花坞,对自己舅舅说,有人欺负他,说他没娘,没爹,他想要娘亲,他想要爹爹,江宗主气着颤抖了一阵,尽力低下声音,语气放柔和,但是,他这个性格是不会安慰人的,于是只好说。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谁再敢欺负你,至接打断他的腿。”

“可是我打不过……”小金凌抽噎着,人太多,打不过……

江宗主沉默了一会,转身离开:“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金凌以为舅舅不会帮他,结果第二天得知江澄杀上金麟台,提着鞭子把金阐和他父亲都抽了一顿

金凌几乎是接触到这个世界的一刹,便接受了这个世界最深的恶意,其实世界正是如此,但是几乎所有的孩童都被自己父母很好的保护着,防止自己纯净的孩子被这个世界的冰冷所侵染,但,金凌一直是一个人。

行走在恶意与恨意的世界,金凌不得已,长出了一身的刺,以此来保护内心深处的柔软。他渴望这个世界给予他温暖,同时,又不得不防备和厌恶着这个世界,所以,无论何时,始终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一直都是一个人,他感觉自己可以一个人承担下来一切。

“金凌?”一个温温和和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抬头,一张带着微笑的脸,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个微笑好似带着阳光。

金凌愣了一会儿,回过神,别扭道:“干嘛?!”

蓝思追依旧笑着,他笑起来很好看,和泽芜君一样人感觉很容易接近,他是待谁都那么温柔的……

金凌不知为何,感到一丝不快,真是的!为什么每次出来都能遇到他们?!

一个人……不是……

很好吗……

“诶呦喂~大小姐看上哪家仙子了?”蓝景仪凑了过来,诶嘿嘿的笑着,用力在金凌肩上一拍,道:“刚刚想的眼睛都直……哇啊!!!蓝思追!你又掐我!!!”

“不许叫我大小姐!!!”金凌一瞬炸毛。

“炸毛了……”欧阳子真悄声对景仪道,眼里藏着笑意。

“欧阳子真!!!”

欧阳子真扇着扇子,目光瞥向一旁:“小的什么也没说。”

这些人,怎么这么烦呢……

可是为什么这么烦,自己却一点也讨厌不起来呢……



梦梦有话说:

我对金凌的评价大致就是: 出生在一片恶意之中,为了保护内心的柔软,不得已长出了一身的刺,在经受了冰冷和黑暗,终于在温柔与阳光之间褪去了伪装。

金凌的成长秀秀没有明写过,但是大家多少都能知道,虽然同样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但是如和同样没有父母的同龄人相比,金凌儿时一定比其他孩子难熬的多。

因为,他是出生在那样一个大家庭,要知道,那样的大家庭几乎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带着赞美出生,但是咒骂生一定比赞美声大得多,他的出身,他的姓氏,他的地位……注定了他和常人不同,他拥有了比常人更多,但也同时背负了更多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

他舅舅是云梦江氏宗主,他小叔是兰陵金氏宗主,嚯!听起来好威风!可是卸下一切,他都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还是没有父母的孩子,舅舅和小叔对他再好,也始终不是父母,不可能对他照顾到无微不至,孩子不用担心对待自己一直很好的父母会突然之间嫌弃自己,抛自己而去,但是,金凌会害怕,虽然江澄是绝对不可能抛弃他,但是,一个孩子,本着天生的恐惧,又怎会想到那一层?

很难想象那些本应在父母膝下承欢的日日夜夜,一个小小的孩子是如何独自面对着带满恶意和冰冷的世界熬过来的。

树大招风,这个道理大家都懂,身为兰陵金氏血统最正的唯一继承人,无疑是棵很大的树,就像秀秀在原著中写道:“兰陵金氏在外遭众家嘲鄙,在内还一窝各怀鬼胎。”金凌就像猎场上唯一的一只兔子,什么也没做,但是所有人的箭头都指向了他。

在这样的环境下,怎能不造成那样的性格?所以,金凌长出了一身的刺,即使是自己受伤,也不愿他人碰触。

遇到思追、景仪、子真这些善良的小辈,金凌倒是终于不是一个人了,经历越多,收获的情感就愈发真实,秀秀最后在文中说过,金凌接受了思追他们的邀请并一起去夜猎,说明金凌开始接受他们了,应该他的刺,开始褪去了吧……

梦梦在魔道这本书里当然最喜欢忘羡啦~但是,梦梦同样对小辈们有着谜之爆棚的好感,(所以梦梦写第一篇同人文就献给了魔道的小辈们,故,文笔真的很糟)小辈们不止金凌,在大家族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令人心疼的,因为他们从小就要承受大人的世界带来的伤害。

像思追,不要提父母了,他怕是以为只有蓝忘机一个“亲人”在蓝家不知忍受了多少人的鄙夷和白眼,但仍然能露出那么温暖的笑脸;景仪我不知道,秀秀没有写,但是蓝家虽然家规颇多,家训森严,但是身处于大家庭的大人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是不可能影响不到孩子的,就算是没有影响,但是生活在那样死板教条的家庭里,景仪那种乐观开朗,直言不讳的性格,真的不知是如何养成的;子真我也不知道,但是,欧阳氏虽说不是大族,但是身为宗主的儿子,自然也是活生生的靶子,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自然不必明说(你是聂大佬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摔!)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他们的童年都不会太好过,但是同样都保存了孩童最纯朴的温柔。

我写的文章说真不怎么好,跟秀秀太太的根本没法比,但是最起码把我的意思表达了,诶嘿嘿~好了,废话不多说,今天的番外算是个彩蛋吧,晚上第十一章继续更~

最后,祝福所有因不幸而哭泣的孩子都能在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笑对世界!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