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讨厌你

【忘羡】反感攻略书

可爱死了

小白白芨:

一发完


又名幕后BOSS怀桑大大帮助蓝二捕捉娇羞小逃妻的故事(?)


 


转学生叽X小霸王羡


考试周攒人品产物,神经病画风


 


字数10181


*


 


魏无羡斜着身子撑靠在教室后门的门框上,低着头,笑意盈盈地看着面前羞涩忸怩的小姑娘。


可爱的发旋,因为害羞而染上绯红的脸蛋,紧紧捏着一个粉红色信封的手。


 


魏无羡挑眉:“同学你好。”


 


女生抬起头看了看他,小脸羞的通红,微微张口想说什么,捏着信封的手指又紧了紧,目光似有若无地往教室里飘。


 


哎哟,小姑娘害羞,不敢看我了。


 


魏无羡看了看那个粉色的信封,笑意更深:“同学别紧张,找我什么事儿啊?”


 


女生抿了抿嘴,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魏无羡看她终于要开口了,也跟着把腰挺直。


 


“同学,麻、麻烦你把这个,给蓝、蓝忘机同学!”女生非常紧张,朝他递上情书。


 


魏无羡机械地接过信封:“……给谁??”


 


“……给蓝忘机同学。”


 


 


 


*


 


魏无羡,M中风云榜首是也。其颜风流倜傥、俊朗不凡,其行无拘无束、放荡不羁,课上懒癌晚期,课外风生水起。从小到大情书和警告接到手软,翻的最多的是教学楼后的围墙,写的最多的是X千字深刻检讨,校内外女生的相片交易链上永远更新着他的影像资料。


 


蓝忘机,则是那个把魏无羡打下神坛成为新风云榜首的天降男神转学生。


 


还转到和魏无羡同一班。


真是狭路相逢,冤家路窄。


 


这已经是魏无羡替他收的第五封情书了,三天之内。


而且以前的粉丝好多都倒戈了。


都是因为那个蓝忘机。


 


“为什么现在的妹子们都喜欢找我??”魏无羡啪一声盖上手里的小说。


 


“以前的妹子们也喜欢找你。”同桌聂怀桑放下笔,安慰道。


 


“不要伤口上撒盐好吗?以前找我是干转交情书这种事儿的吗!”魏无羡挥着情书张牙舞爪。


 


“……你再喊大声点,全班都知道你堕落到给别人转交情书了。”聂怀桑痛不忍视,把魏无羡挥舞的手摁了下来。


 


“怀桑兄,你说妹子们递情书都找来我,是不是说明我还没有过气啊?”


 


“……可能只是因为你坐在靠着教室后门的位置,比较方便而已。”聂怀桑语重心长。


 


魏无羡无言,扭头往教室另一角的某张靠窗的桌子瞪过去。


 


窗外一片天朗气清。


窗边坐着的那人,眸色浅淡,面容秀气清冷,气质和窗外的那片浅清蓝的天空融为一体,安静而旷远。


 


 


*


 


经过魏无羡的初步考察(其实就是鬼鬼祟祟的跟踪视奸),蓝忘机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每天早上六点二十一分不差准时出现在教室,安静看书。


然后大家一起晨读,晨读结束后会拿着一个浅蓝灰色的保温杯到后门边上,也就是他座位边倒开水。


安静上课,下课安静看书。


下课的时候经常有来路不明的女孩子们拿着各种明明就是好几天前讲过的作业来问问题,他回答完后继续安静看书。


 


偶然一次偷偷跟在一群女生后面“蹭课”,发现蓝忘机的笔记本上,名字写的是蓝湛。


 


每天下午下课后跑操,蓝忘机的位置在他后面,观察不到,只不过大家跑完操都累成狗,那人却依旧云淡风轻,除了微红的脸颊,和夕阳下发光的汗水。


 


跑完操消失半个钟,应该是出校门去吃饭了,有时会和一个跟他长得无比相似的人一起,据说是亲哥哥,高年级的,也是学神。


 


然后回到教室,安静看书。


晚自习安静看书。


下自习后隐没在人群里骑自行车回家。


 


 


*


 


“他的人生也太无聊了吧!”经过几天的考察,魏无羡实在忍不住了。


 


聂怀桑正苦着一张脸在帮他抄这几天因为跟踪蓝忘机落下的作业,腹诽道,你跟踪他就不无聊吗??


 


“不如把他的自行车胎气放了,给他的生活增添一点意外的色彩。”魏无羡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聂怀桑停下笔,“魏兄,引起学神注意的方法有很多,放气这种计划可以改改。”


 


“其实我已经放了。”


 


“……”聂怀桑比了个抱拳的动作,“真厉害,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魏无羡邪魅一笑。


 


“……卧槽你真放了啊!”聂怀桑刚开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又意识到声音大了点,压低嗓子问,“因为少了几个妹子,你就搞事情啊?”


 


“这不是妹子的问题。”魏无羡正色,“像你这样的呢,是不会懂的。”


 


不就是中二少年的那点领地归属感么。


聂怀桑呵呵一笑,其实很多事情他都非常清楚。


 


 


*


 


直到聂怀桑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魏无羡在自己面前哭爹喊娘时,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最近班主任搞了个“学习互助小组”,说是小组,其实一个组只有两个人,配置很简单,一学渣一学霸标准配置,由学霸给学渣制定专属的学习计划,互助时间两人协商,每周的额外练习交给班主任检查。此政策意在对症下药,掐断吊车尾,提高班级整体水平。


 


被无数男男女女喊“学神奶我一口”的班级第一辅助奶蓝忘机,和输出最不给力的班草魏无羡分在了一个组。


 


“挺好的,言情小说标准套路。”聂怀桑喝了一口水。


 


“好个头啊!你知不知道……”魏无羡好像想起了什么,打了个抖,“蓝湛那人,撩他两撩就要让我抄课文!”


 


“可我看你们相处的挺好的,称呼都换了,连我平常也不喊你魏婴。”聂怀桑又喝了一口水。


 


“呵呵,给你看个东西。”魏无羡拿出一个本子,翻开第一页密密麻麻的全是蓝忘机清秀的字迹,标题很简单,[期末考试]简洁四字,下面有班主任的签名,后面加了一句话,也很简单,[同意]二字。


 


聂怀桑一口水全喷了出来,“噗!这,这学习计划……简直虐待啊!”


 


聂怀桑翻了翻笔记本后几页,已经记录了两天的学习进程,简直就是血泪史,于是他边看边夸张地感叹:“辛苦你了。”


 


魏无羡趴在桌子上:“怀桑兄,你必须得救我。”


 


 


*


 


虽然说是作为学渣和蓝忘机分到一个组,但声名远扬的魏无羡是无论怎样也和学渣挨不上边的。


 


魏无羡脑袋聪明,作为一个学生,除了那张脸,最拉仇恨的就是无论怎么逃课爬树偷鸡摸狗,依旧傲视群雄的成绩单了。


 


被坑进组完全是他和班主任的私人恩怨。


 


恩怨有点深,所以班主任把他扔到了得意门生之铁面无私蓝忘机的权利范围之内。


 


让蓝忘机去收拾收拾这个整天横冲直撞的惹事鬼。


 


想不到吧!班主任嘿嘿笑。


 


 


*


 


午后的教室空荡而安静,只有后门边上坐着两人,似乎在密谋什么。


 


“反感攻略?”


 


“对的,”聂怀桑推了推眼镜,周身一股幕后BOSS的气息,“有恋爱攻略,那么也就有反感攻略。”


 


“有点意思,你继续。”魏无羡懒洋洋的身子坐直了一点。


 


“这个学习小组只有两个人能让它解散,一个是老李(班主任),这个你就不要想了,还有一个,就是组里那个学霸。想要摆脱蓝同学的魔鬼计划,只有一个办法。”


 


“嗯,你说。”


 


“那就是把蓝同学的好感度刷到负值,让学神自己和班主任提出换一个人奶。”


 


“哦?怎么刷?”


 


“我给你制定一种[反感攻略书],一直更新到蓝同学把你踢出组为止,童叟无欺。”


 


魏无羡咧嘴一笑,“有趣,什么条件?”


 


“攻略更新期间老李让我抄的所有课文都你来抄。”


 


“成交!”


 


安静的教室响起了清脆的击掌声。


 


 


*


 


[攻略之——大JJ女孩,欺骗直♂男的感情]


 


“……这什么东西。”魏无羡捏着一张纸,标题上书[怀桑大大绝版反感攻略]。


 


“是这样,”聂怀桑笑着跟他解释,“明天不就放小长假了吗,考虑到蓝同学这段时间QQ在线的几率比较大,所以我制定了这个计划。”


 


“对于一个三次元里油盐不进的冷淡款来说,在网上的情绪表露很大几率会不一样。”


 


“所以让蓝湛去网恋?”魏无羡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不是网恋啊大哥,是跟你——诶等等你先别急,不是真的欺骗他感情好吗,也不是以你的身份,你听我慢慢解释……”


 


 


*


 


“绵绵。”


一阵名为魏无羡的歪风吹到了楼下文科班学生罗青羊的前桌,他两只手撑着脸,一脸严肃。


 


罗青羊写着作业的手一抖,缓缓抬起头:“无羡哥……怎么了?”


……每次他严肃起来的时候就没有好事情。


 


“绵绵,我记得你一直很介怀上次我帮你挡了两个小混混而负伤的英勇事迹。”


 


“……嗯嗯。”


 


“没错,现在到报答你无羡哥哥的时候了。”


 


“借你QQ和照片一用。”


 


 


 


*


 


请输入验证信息:


[蓝湛同学你好~(*/ω\*)我是X班的罗青羊~想认识你、交个朋友,可以吗?(∗ᵒ̶̶̷̀ω˂̶́∗)੭₎₎̊₊平时想问问你一些学习方面的问题啦~~谢谢大神哦~ヽ(*´з`*)ノ❤]


 


假期第一天的午后,阳光撒在奶茶店靠窗的沙发上,三个脑袋凑在一起看着中间那人手里的手机屏幕。


 


“怎么样,这个申请写的可以吧。”魏无羡朝两人嘿嘿的笑。


 


“……一定要这样吗?”罗青羊一张漂亮的小脸带了点无奈,咬了咬奶茶的吸管。


 


“你开心就好吧……我现在也说不出别的来……”聂怀桑抽了抽嘴角,表示无话可说。


魏无羡勾了勾嘴角:萌萌的令人无法拒绝的语气,令直男智熄的可爱颜文字,等蓝湛通过以后,再按照聂怀桑的攻略先发一张绵绵美丽动人的自拍,后续辅以温柔贴心的关怀……


然后发现可爱软萌的妹子皮下竟然是个爷们儿,就算是蓝忘机那样的闷神,也要气的打人吧?


 


 


 


*


 


放假最后一天,魏无羡一整个下午都要在蓝忘机家补习度过。


 


假期要结束了,是时候脱马了!


 


魏无羡看了看书桌对面的蓝忘机,确认没在看他后,右手写着字,左手神不知鬼不觉地伸到桌子底下拿起手机。


 


[蓝忘机同学~今天下午天气很好哦(。・ω・。)~最近天气转凉啦,注意加衣服哦~我有新的问题,你有没有时间呀~?下午你会出来嘛?(*^▽^*)❤~]


 


点完发送后魏无羡装作写着作业的样子,却偷偷抬起眼看蓝忘机的反应。


 


蓝忘机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亮了,他放下笔拿过来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魏无羡努了努嘴:消息一来就去看,蓝湛这家伙对女生还挺温柔的嘛。


 


放假这几天他以“罗青羊”的身份对蓝忘机进行了无微不至的远程关怀,什么晚上早点睡啦、早上记得多吃早餐啦、衣服不要忘记添啦云云,连聂怀桑都夸赞他天赋异禀。


 


但是他知道,蓝湛这人对主动找上门来的“罗青羊”始终保持着礼貌的疏离。


 


[谢谢。不了,我有事。]


 


果然又是这样。魏无羡挑眉,你有事,你有什么事,不就是在这和我大眼瞪小眼吗。


 


[啊?真的不出来吗,/(ㄒoㄒ)/~~其实也不是我要问哦,是我这有几个理科的朋友,想和你一起探讨一下放假前X老师布置的XX问题呢。(;д;)]


 


蓝忘机抬头看了魏无羡一眼,魏无羡马上装作放下笔的样子,迎回目光,笑着问,“蓝湛,怎么了?”


 


最终“罗青羊”撒了半天娇,终于让蓝忘机答应出来和同学们一起探讨问题。


 


五点之后,蓝忘机说。


 


五点是和魏无羡约定好的补习结束时间。


 


明明漂亮妹子的约定更重要啊!干嘛要守着下课时间不放啊。


 


魏无羡咬着笔,看着蓝忘机书房里的秒针一圈圈转。


 


 


 


*


 


这边刚下课的蓝忘机,在和罗青羊约好的奶茶店里又看见了魏无羡。


 


“哈哈哈!蓝湛,蓝二哥哥,没想到吧?快来和我讨论问题啊~”魏无羡笑的无比灿烂。


 


一旁站着聂怀桑和罗青羊,两个人咬着奶茶吸管望天,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借过。”


 


“诶诶诶,蓝二哥哥,你怎么不睬我?我关心你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蓝忘机留给他一个愤怒离去的背影。


 


 


“刚才蓝湛露出的表情你们看见没!而且他耳朵好红啊,应该是生气了吧?”


 


“肯定是,魏兄,恭喜你,他一定要被你气死了,肯定讨厌死你了!”


 


 


*


 


蓝忘机确实生气了。


他在想:魏婴对谁都能那样说话吗?


 


 


 


*


 


魏无羡的反感攻略一共有三个人知道,冲锋陷阵魏无羡,幕后黑手聂怀桑,还有一个,就是此刻在教师办公室门外听墙角的罗青羊。


 


天真无邪罗青羊表示,她真的不是想听墙角的,但是里面谈话的人让她没办法坦坦荡荡的走进去。


她只是交个作业,她很想进去然后马上离开。


前提是魏无羡和蓝忘机网络情缘一线牵的时候用的不是自己的照片。


 


“蓝忘机,你做的很不错啊,魏无羡这小子给你训练的不错,最近的作业也有好好写了,还写的不错!”


 


罗青羊往门缝里看,蓝忘机背影立在那,腰杆挺直,一丝不苟,像一棵树,比魏无羡多了几分沉稳。


 


他摇了摇头,淡淡道,“老师,他本来就不差。”


 


诶?罗青羊的脑袋往里凑了一点。


 


“哈哈,忘机啊,你别夸他,我知道魏无羡那家伙的性子,来跟我讲讲,这几天被他闹的不轻吧?”


 


嘶——现在这个情况,大神会告状吗?罗青羊手捏着门把有点着急,差点把门给推开了。


 


这个角度看不见蓝忘机的表情,只能看到他微微摇了摇头,没说话。


 


“魏无羡确实不需要辅导,给他搞这个组,只是想找人压一压他的性子就成,现在既然有成效了,我也担心那家伙整天打打闹闹的影响你,不行的话,现在我给你换个组员吧!”


 


罗青羊松了口气,笑着想要不要叫魏无羡过来见证攻略胜利的历史一刻。


 


但是蓝忘机很快把这场胜利阻拦了,“不用了,老师。我可以。”


他说话总是言简意赅,干脆利落。


 


罗青羊微微瞪大了眼睛。


 


惊讶过后,她看见了蓝忘机袖口里好像因为紧张而微微握紧的手,若有所思。


 


 


 


*


聂怀桑把连夜更新的攻略摊在魏无羡面前。


 


“考虑到今晚的台风预警,还有接下来几天晚自习不用来学校,你应该趁此机会去蓝同学家补习,然后我制定了这个攻略。”


 


[攻略之——尬撩,突破直♂男的下限]


 


“这个攻略详情就是,今晚补习的时候你和蓝同学共同阅读以你们为主角的同人本,”聂怀桑又掏出几张纸,上面印满了字,


 


“就是最近班里那群女生里传的挺火的一版,你知道吧。”


 


“他要是不愿看,你就用念的。”


 


【……


蓝忘机强壮的手臂紧紧揽住魏无羡的腰,浓厚的男性荷尔蒙要冲破他的鼻腔,蓝忘机富有磁性又低沉的说:“呵呵,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魏无羡柔软地挣扎了一下,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啊!忘机!你放~放开我~讨、讨厌,不许动这里!”】


魏无羡捏纸的手,微微颤抖。


 


【蓝忘机想:无羡果然是爱上了我英俊不凡的外表、多金多情的人设,他深情的开口:“无羡,拥有了你的心,我还要拥有你的身体~!”


于是蓝忘机像一匹暴力的野兽,撕扯开魏无羡单薄的衣衫,露出了胸前粉嫩的两点,用唇齿研磨着。


“啊~~啊~忘机、别~别咬那里……”


蓝忘机邪魅一笑,“宝贝儿,我会让你舒服的。”


被吻的动情的魏无羡也笑了,“忘机~那让我们来研究~啊~夜光剧本吧~唔~嗯~我今天找了本新的……嗯~”


……】


笔法之严谨,内容之污秽,魏无羡啪一声把纸按在桌上:“神经病啊!”


聂怀桑料到了他这个反应,于是眯起眼睛,推了推眼镜,深不可测道:“正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要是能神经到这个地步,那么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我是说,为什么我是下面那个?”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没有眼力了。


 


“哈?”这关注点不对吧?


 


“不过这种设定的蓝湛,也挺好玩的。”魏无羡想了想,还微不可察的舔了舔嘴角。


 


 


聂怀桑总觉得,事情正在朝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走去。


 


*


直男最膈应的就是给里给气的尬撩。而蓝忘机那朵清冷的高岭之花,在这种神经病给佬的自由发挥面前,绝对是怒火熊熊燃烧,克制力糊到地心,再也不想见到魏无羡的脸,甚至还会打一架。


在聂怀桑的解说下魏无羡已深谙此理。


他相信,有了尬撩的剧本,辅以其本人精湛绝伦的演技,未来,将拨云见日。


 


 


 


*


 


台风夜,全城都停电了。


 


然而魏无羡依旧按时到了蓝忘机家里补习。


门开之后,是举着烛台的蓝忘机,在他略为惊讶的神情里,魏无羡握着手电筒轻车熟路地溜进了书房。


 


 


蓝忘机的小书房弥漫着淡淡的檀香,书房正中铺了一张柔软的地毯,地毯正中放了一张小桌子,坐垫上盘坐着两个人,电池台灯橘黄色的光把黑暗里的两人笼了起来。


 


 


“蓝湛蓝湛,我给你看个宝贝。”魏无羡鬼鬼祟祟接近蓝忘机。


 


蓝忘机没抬头,继续写着面前的作业。


 


“蓝湛,你干嘛老不睬我?”魏无羡磨蹭蹭把身子歪过去,挑了挑眉,“赏个脸呗,你理一理我嘛。”


 


蓝忘机岿然不动。


 


“你看看我呀,为什么你老是不和我说话?”


 


“小老师?蓝二哥哥?”


 


蓝忘机的笔顿了顿,冷淡道,“太吵了。”


 


“嘿嘿,可是我不说话,外面也很吵啊。”


 


窗外暴风雨喧嚣,窗户被暴雨敲的噼里啪啦响,狂风肆虐。


 


台风入境了。


 


这个小而拥挤的书房把两人和外面仿若世界末日的场景隔开,桌上电池台灯的光是橘黄色的,映着垂眸书写的蓝忘机暖玉一般的脸庞轮廓格外柔和。


 


屋里屋外的天差地别,魏无羡没由来的觉得这场面有点温馨,声音也柔和了不少,“蓝湛,我跟你道歉,对不起,就是冒充绵绵逗你玩的事情。”


 


蓝忘机抬眼,又很快垂下去,手里的笔没有停,声音没有一点波澜:“你在憋笑。”


 


“我是认真道歉的,蓝湛,当时就是想关心关心你嘛。”既然被发现,魏无羡就毫不掩饰地笑了。


 


“无聊。”


 


魏无羡等了一会儿,又蹭过去:“蓝湛,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他把装订好的同人文递过去,封面是一张A4纸,写着【物理电磁场典型难题精解十则】。


 


蓝忘机看了看魏无羡一脸正直的表情,低头翻开了第一页——这哪里是什么电磁场,分明是一场冠了自己名字的激情戏!


 


蓝忘机身体猛地一僵,把本子往地上一扔,他一后退,坐垫也被扯歪了,但不妨碍他恼怒喊道,


 


“魏——婴!”


 


“诶,在这儿呢!”魏无羡笑盈盈地盘坐在地毯上,右手撑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这个难得失态的小老师,“二哥哥什么吩咐呀?”


 


蓝忘机满面寒霜,然而橘黄的灯光又把那煞佛般的脸色生生地揉软了一些,书房里回荡着他痛斥魏无羡的声音,“魏婴——你——”


 


魏无羡举起两只手,作投降状,“先声明这不是我写的啊,班里女生传的,你觉得写的怎样啊?才看了几行,精华之处还没看到呢,来来来,蓝湛你看这一页啊……”


 


蓝忘机猛地站起来,拉远了和魏无羡的距离,咬牙切齿道,“我不看!你、出、去!”


 


“我出去?去哪儿啊,蓝湛,外面台风呢,你忍心吗?”


 


蓝忘机痛苦地闭上眼,“出书房去!”


 


魏无羡笑开了花,这个闷葫芦成精的蓝忘机,在本人面前表现出的情感还是很原始的嘛!


 


“好啦好啦,蓝湛,你不看就算了,这群姑娘写的真的还不错的,你不看真可惜。”


 


“……不知羞耻!”


 


“课后娱乐嘛,别人写咱俩的故事,挺好玩的不是嘛?而且你才看了几行,怎么就知道羞耻不羞耻啊?” 开头就羞耻,那看到后面岂不是要从这往楼下跳去。


 


“……”


 


魏无羡把本子放到一旁,一本正经地安抚着蓝忘机,“好吧蓝湛,小说我放好了,咱们不看了。来来来过来给我讲题。”


 


“蓝湛。”


 


“蓝二哥哥?”


 


“小老师~”


 


过了很久,蓝忘机重新坐上坐垫的时候,眼神冷冰冰地审视着魏无羡。


 


魏无羡视若无睹,乖巧地打开习题册。


 


但他怎么可能就这样安分下去。


 


几分钟后,魏无羡果然出其不意地钻进蓝忘机的臂弯里,笑吟吟道,“二哥哥,你放开我~!诶下一句什么来着,”


 


趁蓝忘机僵在那,魏无羡手臂一伸拿过脚边的同人文,又迅速往蓝忘机更深的臂弯里钻,一只手捏着那本有色书籍举到两人面前,“哦,是这样。你放~放开我~讨、讨厌,不许……”


 


蓝忘机看着怀里撒泼打滚的魏无羡,用最后一丝理智咬牙:“……出、去。”


 


 


 


*


 


随着第一场雪的提前到来,魏无羡的生日也快到了。


 


班级QQ群里有几个同学拼命艾特他,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魏无羡眼神随便扫了扫周围,刚买的一本小说封面上有两只兔子,他一看还挺可爱的,便回道,“哦,兔子吧!”


 


[哇哇,魏大神,你是想要兔女郎套装还是萌萌兔耳朵啊?]


 


[提前祝魏同学生日快乐呀~]


 


[哈哈XX你还兔女郎套装!好污啊~]


 


[喂喂、兔女郎套装哪里污了?你往哪里想啊!]


 


魏无羡被他们逗乐了,随口回道,[别闹,我喜欢活的。]


 


 


*


 


聂怀桑的攻略又更新了。


 


[攻略之——酒后恶作剧,攻克直♂男的尊严]


 


“把他灌醉了,在他脸上画个大王八,拍下来等他酒醒了再给他看,保证蓝同学这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你。”


 


 


 


*


 


咚的一声,一瓶百威出现在蓝忘机的作业本上。


 


他抬头,目光无比冷淡,“你做什么。”


 


魏无羡笑嘻嘻地从背包里又拿出一瓶打开,“蓝湛,明天周日我过生日。”


 


蓝忘机垂眸,好像在想什么,又好像根本没有在听,笔下的动作依然流畅。


 


魏无羡笑,“还在生气啊?别气啦,蓝湛,你明天来不来呀?”


 


蓝忘机眼都没抬,“不来。”


 


魏无羡就知道他不肯去,赶紧把酒推了过去,“二哥哥,你真不厚道,好徒弟过生日也不去,不罚酒一瓶说不过去啦!”


 


说着还帮蓝忘机打开了易拉罐。


 


 


*


这绝对是魏无羡活了十几年见过酒量最差的人。


 


*


蓝忘机安然入睡后,魏无羡先把蓝忘机放倒在地毯上,再捏着笔坏笑着凑到他面前,俯身贴上去准备进行大作的创造。


 


但是凑过去的时候,魏无羡才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了。


 


蓝忘机的身量比他大,此刻俯视着他,魏无羡有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


他看着蓝忘机的脸,白皙细腻的皮肤,坚毅的眉骨,纤长的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睫毛,眼下淡淡的阴影。


 


再去看那双紧闭的双眼。


这双眼睛总是波澜不惊的,但是在这么长一段时间里,经常被某人惹的染上其他情绪。


 


魏无羡想,蓝湛这人,冷冰冰的眼神会不会有炙热的时候?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指已经摸上了蓝忘机紧闭的眼睛。


 


他触电般地想弹回,但不知为什么,又僵在那任由电流滋啦啦地通往自己的身体。


 


这个朝夕相处的闷葫芦,古板小老师,蓝湛,蓝忘机,此刻正睡在自己面前的这方地毯上。


 


一个声音告诉他,魏无羡,你在乘人之危。


 


但他还是亲了上去。


 


 


 


*


 


周日傍晚的雪下的又匆又忙,橘红色的天光把雪照地发亮。


 


魏无羡的家里传来一阵阵笑声、打闹声,不用开门看便知里面绝对是群魔乱舞、一塌糊涂。


 


然而门外的雪地上,有一人静默站在那,久久不动,雪轻轻地落在他的肩膀上,仿若夕阳下的一幅画。


 


罗青羊出来买橙汁喝,买好了正往魏无羡家走,却看见门口有一个人,虽然隔了好一段距离,但她也认出来了,那个安静而坚挺的背影正是十分熟悉的——


蓝、蓝忘机大神?


怎么不进去?


 


罗青羊正想过去打招呼,却看见蓝忘机把怀里一个巨大的、包裹着类似棉被的半球状物体放在了魏无羡的家门口,然后转身走向停在一边的自行车,骑车走了。


 


 


*


 


蓝忘机听着房里传来的欢声笑语,手箍紧了怀里的东西。他等了很久,终究没有敲门。


雪越下越大了,他只好把东西放在了大门边上。


 


放稳之后又打开盖子,伸手进去轻轻地摸了摸。


 


起身时好像想到什么,手伸进衣兜里掏了半天,拿出了一小张纸,用冻僵的手写下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生日快乐]。


 


 


 


*


 


魏无羡发现家门口的雪地上有几道脚印,其中正对大门的那两只尤其深,应该是有人在那站了很久留下来的。


 


他好奇是谁,但是注意力却被门边的一个巨型球状物吸引过去——好像是一个宠物店里用的那种保温的宠物篮。


 


宠物篮上放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字丑出天际,差点没认出那是生日快乐。


 


他屏住呼吸打开笼子——一只肥嘟嘟的白兔子,缩成一团,正安静的嚼着青菜。


 


 


 


*


 


“什么?你现在还不知道兔子是谁送的?”


 


魏无羡从这个向来都比较崇拜他的小姑娘脸上愣是读出了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对啊,那个留下的字条写的太丑了。不过兔子倒是挺可爱的。”魏无羡看着罗青羊震惊又懊悔的表情莫名其妙,“绵绵你怎么啦?”


 


罗青羊不想拐弯抹角了,连念文科的她都知道念理科的魏无羡班里现在同人小说都开连载了,好多女生都在传魏无羡喜欢蓝忘机的八卦,结果正主根本就还没有开窍。


 


看来只能一记直球敲醒他了!


 


“无羡哥,你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这样闹,蓝大神还愿意理你啊?在反感攻略面前,他的忍耐度也太高了不是吗?”


 


“其实,我觉得蓝忘机同学他是喜欢你的。”


 


“就是那种喜欢。”


 


 


“你看不出来吗?”


 


 


 


*


 


罗青羊和魏无羡说了很多。


 


魏无羡无比想见到蓝湛,立刻,马上,就现在。


 


 


*


 


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门在周末的夜里结束了。


 


魏无羡站在校门外,紧紧地握着胸前双肩包的背带。


周围回家的同学们三三两两从校门涌出,没有人注意到他。


 


魏无羡看着远处独自回家的蓝忘机,今天没骑车,和往常一样孤零零的,背影依旧独立而坚毅,他能想到背影另一边那张无波无澜的清冷的脸。


 


那种安安静静的小古板,明明根本不会有交集的,明明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他——一定会介意,会很生气吧。


 


但是却记住了自己随口说的想要活兔子什么的玩笑话。


 


魏无羡站在那,夜风凉凉的,吹过他系在腰间的校服。平日里活蹦乱跳翻天覆地的身影,此刻显得修长而安静。


 


只是这安静身影的内心,正经历着狂风暴雨,波涛汹涌。


 


但是年少恣意的轻狂,在魏无羡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从来都不是忧郁小王子的人设。


 


一点纷乱的萌动,怎么能困得住他的手脚。


 


一个声音在不停叫嚣着——


追上去。


告诉他。


 


*


 


“诶——蓝湛!”


 


蓝忘机闻声转头,魏无羡在身后不远处弯着腰,背上的书包歪向了一边,手按着膝盖呼哧呼哧地喘气。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起身向他走过来,逆着光,依旧是意气风发的修长身影,衣兜里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然而他好像想到什么事,眼帘又垂下,恢复了面无波澜的神色,转头想走。


 


“诶诶诶!蓝湛,二哥哥,别走!”


 


魏无羡一瞧他要走,赶紧跑到蓝忘机身边扯住他,“蓝湛你——”


 


魏无羡发现,对着那双暖黄的路灯下是浅琥珀色的眼眸,平时话能说得无比没脸没皮的自己,此刻好像被下了某种古老的禁言术一般。


 


但是这眼睛里……怎么瞧着有一股淡淡的忧伤呢?


 


“蓝湛你怎么了?”


 


“没事。”蓝忘机偏过眼,往路边不知道什么东西看过去,“你什么事?”


 


魏无羡突然捧住蓝忘机的脸,把他的眼神带回来:“蓝湛,蓝湛,你看看我——”


 


“我想说,最近有谣言说我喜欢你,”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重新落回他脸上的视线,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弯着眼睛轻轻地捏了捏蓝忘机的脸,


 


“我在这里澄清一下——那不是谣言。”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微微愣住的神情,还以为他不相信。当然是不相信了,自己这段时间把他耍的团团转,保不准这又是一个恶作剧呢?


 


果然,魏无羡看见蓝忘机眼神迅速平复,又是一片安静的深潭,连最后一点浅浅的涟漪也马上要消失殆尽。


 


这次不是的……


抱歉。


以前装作是绵绵去故意找你恶作剧。


把你灌醉想在你脸上画画还要留下影像资料。


给你念主角是我们俩的不可描述的有色书籍。


……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聂怀桑那个狗头军师想出来的馊主意!


 


魏无羡脑内已经编辑了好多好多想说的话,但少年心里燎原的火已经蹭蹭烧了起来,另一句不在发送框的话此刻脱口而出,用一种几近乎声嘶力竭的力量吼了出来——


 


“蓝湛,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是想、想和你上床的喜欢!”


 


有如平地里惊雷起,蓝忘机怔在那,此刻的脸上真真切切的是震惊和懵懂。


 


魏无羡看他表情的变化:蓝湛怎么就傻了,看来还得添点儿柴火,“……要不就……想天天和你上床的喜欢?”


 


蓝忘机削薄的嘴唇粘住又打开,又合上,半晌终于开口了,竟是平日里难见的迟疑:“你……你说……”


 


“我说,二哥哥,白天我欺负你,晚上你欺负我,好不好?”


 


魏无羡说话浪的没边,脸上的笑却是纯粹的快乐,眼眸在昏黄的路灯下清澈又灿烂。


 


一个拥抱如狂风般袭来,近在咫尺的心跳温暖而强劲。


 


魏无羡被蓝忘机箍的生疼。


 


也发现,他在抖。


 


 


 


*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


灯下两道拉长的阴影交缠。


 


 


 


 


END


 


路过的聂怀桑:mmp我什么都不知道


最近三次元忙到飞起


再有时间的话计划是更念念+一个古风短篇


感谢看到这里,爆字数好累,求留言虎摸 _(:3_ ∠)_


 

评论

热度(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