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讨厌你

阿槿:

#魔道众人不同版本说话方式#
#一个脑洞,不喜勿喷,ooc归我#


1.红楼版


聂怀桑拉着蓝曦臣的衣袖,哭诉道:“大哥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打了三哥,今儿又来寻我的不是.说我不好好练习刀法,扔了我的扇子,到明儿还不知是个什么罪呢?那些劳什子刀法,我又不喜欢,偏生逼着我练。”


蓝曦臣刚要安慰他,聂明玦就怒冲冲走了过来,吓得聂怀桑往蓝曦臣身后躲。


聂明玦怒道:“孽障,你说的这什么话!堂堂聂家公子,却全无一点慷慨豪气,葳葳蕤蕤,整日弄诗画扇,清河聂氏的脸面都让你丢了个干净!”


生怕聂明玦动手,聂怀桑越发害怕,躲在蓝曦臣身后低着头一言不发。蓝曦臣好言好语劝着聂明玦,好容易劝住,才转头对聂怀桑道:“怀桑,你先去厢房,让下人倒舀一盆水来,你洗洗脸通通头.阿瑶才刚送了好些果子来, 都湃在那水晶缸里,叫他们打发你吃。”


聂怀桑方才匆匆下去,留蓝曦臣和他大哥在屋里说话。



2.古龙版


魏无羡:“你来了。”


蓝湛:“我来了。”


魏无羡:“你毕竟还是来了。”


蓝湛:“我毕竟还是来了。”


魏无羡:“你本不该来的。”


蓝湛:“可我已经来了。”


魏无羡:“你来干什么?”


蓝湛面无表情,抬眸看了他一眼,一字一顿,干净利落:“天天!”



3.古龙版(再来一个)


那人看着金子轩手里的小奶狗,道:“放下。”


金子轩道:“我不能撸你的狗?”


这人冷冷道,“不能,你可以叫我杀了你,也可以杀我,但却不能撸我的狗。”


金子轩道:“为什么?”


这人道:“因为江晚吟说的。”


金子轩道:“谁是江晚吟?”


这人道:“我就是。”



4.日式轻小说版


魏无羡看着跪在地上的温宁,道:“愚蠢的琼林君啊,不要再说什么‘到此为止’这样的话了,是男人的话就站起来!自己的家园也好,姐姐也好,都由你自己来守护!只会抱着同伴的尸体痛苦的懦夫,最差劲了!”


温宁仰头看着魏无羡,哽咽道:“真的可以吗?我这样的人,也可以守护家园,守护姐姐吗?”


魏无羡道:“是的,你可以的,请务必站起来。呐,你要知道,琼林君可是一个可以创造奇迹的凶尸呢!”



5.美剧翻译腔版


看着薛洋又掀翻了两个小贩的摊子,金光瑶抚着额头:“噢,我的太上老君啊,这件事是多么叫人讨厌,令人发愁!你当这里是什么,是在夔州一样可以让你乱来吗?你这不听话的土拨鼠,我一定要扣掉你晚膳后的小甜点!”


薛洋耸耸肩:“我的老伙计,你应该习惯了才对。看在太上老君的份上,你不能扣掉我的小甜点,你这万恶的仙督!”



6.琼瑶版


薛洋:“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阿箐:“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薛洋:“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阿箐:“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薛洋:“我就算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阿箐:“我会比你无情?比你残酷?比你无理取闹?你才是我见过最无情最残酷最无理取闹的人!”


薛洋:“哼,我绝对没你无情没你残酷没你无理取闹!”


阿箐:“好,既然你说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我就无情给你看,残酷给你看,无理取闹给你看!”


薛洋:“看吧,还说你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现在完全展现你无情残酷无理取闹的一面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小瞎子!!!快把我的糖放下!!!不许吃!!!我要割了你的舌头!!!”

评论

热度(164)